01.逛街

夏日的街道火熱熱的,逼死少女們的布料越裁越短,服飾店的櫥櫃泛著各種星光,一閃一閃招呼客人停留,促銷的價格吸引眾多關注,服務人員舌燦蓮花結交大小買賣,小姐們手中一袋接過一袋,刷卡,付現,謝謝惠顧。

午後三點,松岡江領著山崎宗介走出百貨公司,外頭的天氣正當艷陽時,氣溫雖比不過百貨公司的冷氣,可充滿人性及救贖的味道卻緩解了宗介的疲累。

蒼白的面色使宗介臉部的線條嚴峻幾分,他手裡僅提著一個小袋子,藍色的紙袋外頭印有百貨公司的招牌,至早上八點逛到現在,共計七個小時,山崎宗介整整陪江奔走過五家百貨公司裡的每一家服飾店。

琳瑯滿目的商品與櫃員的笑容至今仍在宗介腦中盤旋,原本抗拒不去的內衣店,也在逛到第三間百貨公司時,精神不濟地被江拐騙進去,現在宗介終於明白,為什麼老是聽見身旁有女朋友的男性抱怨女人愛逛街的陋習。

原來全天下的女人都一樣,松岡江並不是例外的那個。

啊啊,前提是──他們其實連男女朋友都搭不上邊……呢。

搖晃手臂使手錶背向著掌心,江因為終於買到想買的衣服而喜不自勝,毫無注意到宗介虛脫的模樣。

這時的宗介兀自瞅著江的身影發愣,笑瞇瞇的燦爛表情,澱了澱袋子的重量,他想女人真的是種愛美的生物,為了一件中意的衣服跑遍各大商場,並不惜牽拖他人也要買到──這才是重點──就覺得其實女人都是一種見不得人好的生物吧?明明這種事情拜託他人代購,或是讓家人來陪,都好過找一個不是男朋友的男人來的好,宗介如是想著。

江不知何時竄近他面前,笑著拉過他的手:「吶吶,餓了,去吃東西。」

沒有拒絕的理由,宗介點點頭的同時道:「妳請客。」江笑著答應,笑盈盈地挽過他胳膊,心中微恍,才走沒幾步像是要將心底的雜念屏除,宗介沉吟一聲,改口道:「……開玩笑的,我是哥哥吧,我請。」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像是猜謎猜對了得賞,江拉著宗介向前邁進,又是一臉笑瞇瞇的:「這樣吧,各付各的好不好?『哥哥』。」

稱一句哥哥感覺折壽半載,宗介莫名寒顫還以為是凜在背後搞鬼,神經質的朝後看去,江知道他在顧忌什麼,笑笑拉了人往記憶中的方向走,她說之前和朋友來的時候有去過一間飲茶店,裡面販售著古早味點心,別有番風味,所以也想帶宗介去瞧瞧。

不常來這種鬧區的宗介沒什麼主意,說著就當被騙,一路與江嘻嘻笑笑前行。

等紅綠燈的時候,沒想到會在這種鬧區遇見江的同班同學,兩個眉清目秀、體格健壯的男孩子朝江打過招呼,宗介的手驟然鬆綁,懷著被莫名拋下的失落,他的視線緊隨腳步輕盈的江遠去。

猶如脫兔蹦蹦跳跳的江,向宗介炫耀她班上兩名足球健將,男孩子熟知江要頌揚『肌肉之美』的調調,其中一位輕撫她頭轉移話題,另一位則對她與宗介大作文章,宗介難得瞧見江稍稍害羞的模樣,她偷瞄宗介,見他沒什麼反應,搖搖手道:「不是的啦,他是我青梅竹馬的朋友,從小一起長大,陪我出來買東西罷了。」

「這樣啊。」男孩們玩味地偷覷宗介的臉色,故做親暱地摸摸江的頭髮,捏捏她臉頰:「也是呢,江就跟小孩子一樣,胸小又矮又是肌肉控,完全讓人燃不起來呢。」

單單幾句話刺激到江的竅穴,她滿臉通紅,氣的大喊:「唔嗯嗯嗯──我也是有C的!」

宗介一個拐子架住江的脖子讓她立刻閉嘴,冷靜的對傻眼的兩人點點頭,捉著江的後領走開。

一個用力過猛,眼見江好半晌醒不過來,如此一來古早味的飲茶店便去不成了,宗介處在公園的長椅思考了會兒,仍是決定背著江回到松岡家裡,看準凜外出不在的期間若無其事地把江送回。

當松岡太太著急的詢問女兒在外昏倒的原因,宗介毫無違和感地道說──中暑了。

嗯,中暑了,她會昏倒絕對不是因為他害的。

隔天,理所當然的,三人齊聚凜的房間,江躲在哥哥的懷裡鬧脾氣,見到宗介也不肯打招呼,直嚷嚷自己脖子疼要凜給她揉揉,不時朝宗介遞去生氣的眼神,凜扯扯她馬尾,讓她給宗介道謝,畢竟若不是宗介搬回『中暑』的江,現在她還不知道去哪裡呢!

江別開頭不願搭理,氣鼓鼓的犯嘀咕:「要不是宗介,我早就吃到點心了,人家好想吃……好想吃。」

就是愛吃。凜不以為然的半斂起眼:「改天再帶妳去不就得了?」

江隨即大喜:「真的?哥哥帶我去喔!」

「啊啊。」摸摸她頭,凜的手機在這時響起,低頭一看是部裡的後輩打來的,直覺是社團的事,拿了手機往信號較好的客廳走,不忘叮囑:「記得要跟宗介好好道謝喔。」

江依依不捨的離開凜,他一走,獨剩江與宗介獨處,失望之餘,江再度鼓起臉頰不願理睬,宗介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饒饒後腦思索了下,覺得自己該要選個話題打開話匣子:「啊。」這麼說起來,倒是想到了件事:「江──妳真的有C麼?」

「你真的是……」抱枕憤憤丟去,宗介堪堪避過,豈料那不過是個幌子,江氣的撲向宗介,一個重心不穩,成為女上男下的姿勢,宗介是被推倒的那個。江毫無女孩子的自覺,應該說她毫無宗介是男孩子的自覺,逕自抓起宗介的手朝自己胸部貼去,理直氣壯的道:「人家真的有C!」

「……」是……真貨。現下換宗介無語,他不明所以的遮住雙眼,掌心間傳來綿綿軟軟的觸感,江倔強的要他承認自己有C,宗介舉白旗投降,趕緊點點頭,江便笑呵呵的離開了,抱著沾有凜味道的抱枕躺在凜的床上。

講完電話,凜無預警地進門,宗介瞬間面紅耳熱,冷汗直流,凜覺得奇怪瞥了眼冷氣:「二十四度很涼啊,怎麼你熱成這樣?中暑了?」

宗介搖著手又點頭:「大、大概吧?」

「哼。」凜收拾著東西,江坐在床上狗狗似的喚了聲哥哥,凜彷彿看見了尾巴和狗耳,笑著摸摸她的頭:「社團裡有事我要先過去一趟,乖乖在家等我,我買點心給妳吃。」

江點點頭:「快點回來喔!」

「宗介,麻煩你幫我看著她,別讓她亂來啊。」

不敢應答,面對自己的好友宗介是無法撒謊的,只好點點頭蒙混過去,他實在是不知該不該開口,其實妳妹妹已經對我亂來了呢?哀怨地嘆口氣,凜二話不說就直接出門,現場又剩江跟他單獨待著了。

江在凜的床上左翻右滾,猛地眼睛一亮,想趁哥哥不在翻找他的秘密,宗介知道她又想亂來,攔住她的腰不讓亂跑,江拼命掙扎掙扎,宗介抱不住她,又像蛇一樣溜走:「不要,才不給哥哥以外的人抱。」

「喂,凜都說要我照顧妳了,別亂動。」宗介張開雙手,江卻是越爬越遠:「都說不要了……」

平常宗介是不會勉強她的,畢竟兩人什麼關係也沒有,可江趁凜不在時總變得調皮,要是凜回到家發現宗介沒有照顧好她,肯定吃不完兜著走。

想到凜發飆的模樣宗介一陣寒顫,板起臉孔要她過來,江不依,反倒想說服宗介陪她一起找哥哥的秘密,宗介趁與她談話之際,放鬆江的警戒,往前一撲:「抓到妳了。」

「好痛……你這個壞人,放開我,不要啦!」江的手腕被壓制在後,宗介再次忘記力道,竟是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子使用防身術,彼時凜忘了拿東西而折返,看見被壓制的妹妹與壓制人的好友,額上青筋暴起,兩人一同被轟出房去,面壁思過。

江對宗介吐吐舌頭,哼一聲別過頭。

青梅不竹馬,這兩人的路還很遙遠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翦琉 的頭像
翦琉

。--遠宮歌--。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