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日誌 ♥
《醋罈子》的通販調查

 

開放回應中,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喔~♥(´∀` )人

 

   POPO原創 (等搞定《醋醰子》之後會把出版的本子全文上架在這裡)

 

  2018/07/07

目前分類:【凜江】《一夜傾歡》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ree!/凜江】《一夜傾歡》段六

26.醋意

抱緊了專心工作的哥哥,江伸長了手,兩指代步爬進凜的口袋,摸到凜的手機……還有自己的。

得逞的彎起嘴角,江把頭從凜的胸前縮回後背,為了不讓凜發現而持續抱著哥哥滑手機,沒三兩下就滑開哥哥的螢幕鎖,畢竟哥哥的腦袋在想什麼江全都曉得,隨便試個幾次就能解密。

舔著唇角,江思考了下還是決定先滑開訊息跟Line,一看見他公司新來的女助理寒噓問暖的簡訊兼留言就猛皺眉,指頭一滑,啊一聲,訊息就『不小心』刪除了,然後又是連續三十幾次無聲的啊、啊、啊,所有只要是『假工作真搭訕』的訊息一個個都消失無蹤。

最後再默默看了回通話紀錄,記下幾組女性的號碼,又小心翼翼地放回去口袋。

「……」敲打鍵盤的手兀自頓了頓,凜輕嘖一聲,受不了的聳肩,江趕緊像個沒事人兒一樣,把自己的手機藏進袖子裡,殷勤地放開哥哥詢問:「怎麼了,遇到什麼瓶頸麼?」

最近哥哥的公司打算和國外的廠商合作,因此文件全是密密麻麻的冗長英文,當然,基於凜從小待在國外的關係,那些英文對他來說並不困難,困難的是該如何與廠商合作而不被占盡便宜?

畢竟國外多數人帶有種族歧視,生意自是不比日本好做,機會的掌握需要拿捏,每一步都得審慎再審慎。加上凜回國已久,國外的市場大多都是透過新聞得知,不見得真的瞭解很深……他想過,若有必要,下個月也許會出差一趟。

前提是,這些都必須要瞞著江才行。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一夜傾歡》段五

21.愛的調教

喝著茶包沖泡出來的即溶紅茶,江的身體暖暖的,慵懶地靠上凜的肩膀,發了會兒愣,聽著凜時不時對著螢幕裡的檔案碎念,便把自己的馬克杯放在凜的馬克杯旁,杯緣上的圖案正巧一左一右湊成一對卡通人物相互傳話的模樣。

檔案的內容是凜近期與廠商接洽的合約文件,曲著身將拇指抵在唇下思考是哥哥的習慣動作,像是這種時候,就算環境如何吵雜他都有辦法認真做好自己的事。

每當他專注在一件事情上的神情,不在乎外界眼光,配上一副專業的時尚眼鏡,江不論觀賞多久都不覺得膩,趴在凜的肩上,偷偷啾了一口,嗯,果然哥哥最帥了,無人可比。

     環抱著哥哥的腰,江幸福滿載的蹭著哥哥,想像自己是隻無尾熊攀在哥哥的背上,還是世上霹靂無敵幸福的無尾熊。

這就是所謂禁足才能體會的快樂,當然,禁足的好處不只如此,還有一項更為重要的樂趣才是禁足的中心所在──挑逗專心做事的哥哥,是禁足期間最大的樂趣。

她悄悄的從背後滑至前頭,凜不受影響的專注在電腦上修改文件,江兩眼直盯著哥哥,另一手暗地探進凜衣服裡,特意在他肚子上寫了『喜歡』兩字。

發出甜甜的笑聲,她挑釁地說:「就看你能忍多久。」光明正大地吻哥哥的脖,搔癢他下顎,吃哥哥豆腐。

凜也沒打算做個乖乖牌,又再敲打幾字,眼神冷冷的朝下瞥去,江刻意睜大了眼睛,就像是在說,白白嫩嫩的豆腐不吃白不吃一樣,抽出雙手,把哥哥拉下來親了一口。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6.微雨

車內空調維持在攝氏十九度。

朦朧的雨滴點綴著擋風玻璃,副駕駛座上有塊剛出爐的巧克力熔岩蛋糕,是凜趕在蛋糕店最後一次出爐的時候買給江的,算是彌補自己離家兩個月的空白,也是討好江的一種手段,期望她以後變的正常一點、乖一點。

離開的兩個月,凜並非真的不想回家,每天工作又苦又累,總是期望打開門可以看見她高高興興的迎接,那一整天的疲勞便得以就此解脫。

離家兩個月,凜住在公司宿舍,就算把所有慣用的物品搬遷過來,該存在的人不存在了,凜只是機械性的把自己的物品擺在一個箱子裡,然後住進去,單單想告訴對方『一個人也不會怎樣』。

唯一意外的,江居然親自跑來找他了。

而且像是根本不在乎,覺得不管自己躲去哪裡都離不開江的手掌心,她像以前那樣對自己調笑,甜膩膩的叫著哥哥,排除她眼裡蘊含的熱度,他想,自己該要對江有所回應。

於是他笑,接受江的愛意,接受她的吻,將接吻視為一種常態,病態的維持這段關係,不甘不脆藕斷絲連,打算做為平凡的兄妹活下去。

可江卻不是這麼想。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攝像

肚皮飽了,眼皮也鬆了。

松岡凜和電視對看不到一個小時便不自覺地打起盹來。

江洗完澡,斜挽著才吹乾的長髮施施前行,牆上的針指向九點四十,滴答滴答的配合腳步,一格一格往前爬。關掉電視,江拿起已開震動的手機尋找適合的角度拍攝熟睡中的哥哥。

凜的睫毛又長又翹,眼角微微上仰顯得精明幹練,眉毛有些濃密增添不少英氣,鼻樑挺而尖,立體的五官毫無死角,江備感困擾的在空中比劃比劃,一時之間還真難辨認什麼才是哥哥最帥氣的角度,因為在江的眼中哥哥沒有哪裡是不好看的。

畢竟不管是主觀還是客觀,凜的長相都是大眾一致認同的帥氣、英俊,性格更是溫柔到不用說,為人體貼又心思細膩,成績也名列前茅,最重要的是重情重義不花心,至今還是事業有成的單身漢!怎麼想都是所有女人眼中的小羔羊,想不迷戀他都難。

江心猿意馬的在腦中把哥哥神格化,說起來,記得小的時候凜還曾經被星探相中過,江聽說哥哥會變成明星、上封面、拍寫真時還一度感到相當自豪,甚至和媽媽一起帶小學一年級的哥哥去現場拍照。

那時,穿著偵探裝的哥哥超級可愛!和他一起拍照的女模特兒是西方人,像洋娃娃一樣擁有自然捲的長髮,與哥哥穿著相對應的衣服、擺出各種姿勢,兩個人受到現場員工極大的讚許,希望下次能再合作云云。

現場也有員工注意到江,只可惜,江那時候怕生,不太適合上鏡頭,母親也只是受友人之託帶孩子來玩玩,基本沒有讓孩子成為童星的打算。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6.甘願

一個人該要有多愛一個人才會有拋棄一切的覺悟?

松岡凜銜著手,怔怔的望著床畔,江纖瘦的身子在衾被裡均勻的起伏,他摩挲著唇,今早江逕自吻上的觸感還殘留炙熱的溫度,江的舌似帶有針刺的凶器、包裹自己又燙又熱,輕輕一碰,鮮血淋漓。

是夜,他晚歸,卻不帶一絲酒氣。

江坐在床沿卷著髮尾等他,見他回來也沒說什麼,凜的心自那吻後開始混亂,他默然呆站門口,一雙杏眼盯住他瞧,沒打算做先開口的那個,凜自我折磨了半晌才緩緩放下公事包,宛如平日走進,解下外套和皮帶,正要朝衣櫥拿換洗衣物,江卻開口道:「睡衣已經幫你擺在浴室外了。」

宛如櫻紅的牡丹在眼前艷麗地綻放,回想起晨間那驚心動魄的吻,凜不由得面紅耳赤,抓頭掩飾道:「……謝謝。」

但聞床緣吱呀作響,江抱著自己的枕頭,嫻靜的笑語:「還在在意麼?」

不明白她指的是什麼?是指今早那道吻還是前夜的荒唐?

江瞭然又道:「放心吧,是我自己願意的,哥哥沒有強迫我。」

「……不。」關上衣櫥,凜至今都認為是自己強要,江只是包庇自己的受害者:「妳不用……那個,是我不對,對不起。」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江

電影院瀰漫著爆米花香,漆黑的劇院裡播放著時下火紅驚悚片,時不時發出哀號的女聲,以及身旁的咀嚼聲,認識的男學長向自己搭話,嘴裡還飄出難聞的可樂味,江不喜歡,整場電影有一半在催眠自己是一個人。

而當那名男學長自以為氣氛好、搭上自己的手,江很快便收回來,她討厭男人的氣息與談吐,討厭他吃爆米花的聲音,討厭他故做害怕趁機吃豆腐,更討厭他自稱是哥哥的朋友,然後瞞著哥哥約自己出來。

要不是他說自己是哥哥的好朋友她才不會出來、要不是他在畢業後和哥哥有生意往來她才不要出來,除了忍受滿嘴的可樂味和油膩的手指、還得被迫看深夜電影,瞞著哥哥跟媽媽。

江討厭這一切。

但是幸好,電影爆炸性的結束了,結局除主角以外全員死光光,她可以回家了,跟隨離席的人潮魚貫而出,男人跟在身後,舔過手指搭上自己的肩膀,江藉故遭人群擠飛而閃過,眼裡放出警戒的光,男人嘻嘻笑笑聳肩先走,江鬆了口氣,盤算著等等該怎麼逃跑才好。

02.凜

就像是犯了精神病似的,某個人在劇院大廳來回踱步,嘴裡不停的唸唸有詞。他身上還穿著上班用的白襯衫,襯衫涼颼颼的,透出裡面那件純白背心,大廳的冷氣將他的汗水吹乾又溼,要不是男人到現在都沒做出什麼怪異舉動,櫃檯裡的服務生早就想報警抓人了。

畢竟歹年冬多肖郎,誰都不想惹麻煩。直到一檔電影結束,賓客擁入大廳,服務生們才不得不提高警覺,天知道那位男士一下見到那麼多人會不會突然發瘋?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