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日誌 ♥
《醋罈子》的通販調查

 

開放回應中,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喔~♥(´∀` )人

 

   POPO原創 (等搞定《醋醰子》之後會把出版的本子全文上架在這裡)

 

  2018/07/07

目前分類:【Free!/凜江】《第一印象》試閱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七節 掙扎

你知道我最快樂的時候是什麼?

想著你的時候,是我唯一能露出微笑的時候。

 

陡然拉開的簾幕,令江不知所措,

她反射性想逃,向後退出一步又縮回來,拉著衣襬,故要做的自然卻更顯表情僵硬。

宗介是第一次見到小學妹,竟覺得她有些面熟?可一時間想不起來,但是記人名姓本就不是他的強項,索性不當回事,回望知己一臉呆樣,吁口氣:『我去走走。』暼眼尚在昏睡的百太郎,宗介逕自到門外把風,與探頭圍觀的似鳥雙照面,後者訕訕傻笑,前者關門的同時將人捻出。

『坐。』見無關的人都走了,凜收斂心緒,把宗介方才所坐的椅子轉正,然而一個在上一個在下,凜頓然疑惑起自己的坐姿,半躺之後又覺不妥,於是盤腿坐立看江在椅上交握雙手。

『是似鳥同學要我過來的。』打破沉默,江欲言又止地張口,彆扭的解釋:『他說你很嚴重,但現在看來也沒什麼。』

知道這是江自我保護的機制在作祟,凜不以為然地聳肩:『不管如何,妳能來看我,我很高興。』他已經太久沒和她好好交談,然而當真見面,當初隱在心底的許多話,卻抵不過長久以來的疏離不安,多少年的孤寂便是這樣子錯過,無法坦率梳理的情愫,造就過多少的遺憾?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六節 夢魘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伸出手,緊握不著從前的純粹。

驚覺,才明白那人所說的守候已失去誠信。

松岡江洗完澡便習慣性地躲進棉被裡頭,儘管鎖了窗,那人就是有辦法開鎖進來,仔細一想,他那天會等自己開會結束,也僅是因為他知道松岡凜會跟她走同樣的路,貴澄只是想宣示主權而已。

一路上江跟隨在後,保有一段距離,走到車站也隔了五個車廂就坐,不慎進到擁擠的車段,到站時,她被人潮擠去,貴澄似是料到她會比自己晚出車站,站在出口處等她,來往的人們不時朝他所在的地方投遞視線。

人們都喜歡美麗的事物,自然而然會受到美麗事物的吸引。對大多數人來說,貴澄的容貌是好看的,多少個年輕貌美的女性窮追不捨,他也從未做出拒絕之外的回應。

如果說,江不知道他在等待什麼,是不可能的。她一直知道,卻不願深入,只能自欺欺人的,一再向對方強調『我們沒有關係』。

那不是害怕或逃避,只因江清楚的明白,她對他只有親情,沒有再多了。

回程路上空氣乾澀無味,兩人走在同一條路卻毫無交集,貴澄不知在想些什麼,看似心情很好地面帶微笑,要是江刻意停下等紅綠燈,試圖要錯開兩人,他便像通靈似的,明明站在自己前面,卻能精準地停下腳步,回頭等她跟上。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五節 夜香

鮫柄學園一年一度的藝術祭在每年六月初時舉辦,為期三天會在體育館及大樓川堂展示畫作或音樂表演,近期要是經過音樂系社團,都能聽見不同風格的曲樂來回穿梭,距離舉辦時間還剩一個月,卻已能看見街道上學生們設計的創意海報在大街上張貼,畢竟三天裡有兩天的時間開放外人參與,所有人都卯足了勁想將這次活動辦好。

江想,或許全校也就只有她自己一個人不想把藝術祭辦好。

今早江一進教室便和自家笑容可掬的導師迎面撞上,專職英文,年過四十卻總愛穿些不符自身年齡的可愛打扮的人,正是二年A班的班導師,江本想裝作不見趕緊甩掉腦袋裡的可怖畫面,可導師不但招了她過去,還笑嘻嘻地提了袋東西。

無奈之餘,江隨手放下藝術祭的傳單與書包,走到講台。

從導師手中接過一份文件,上頭是這次藝術祭書道比賽的相關資料,雖然江沒有參與任何社團,但她在書道的造詣卻不亞於書道部長,導師對這方面有些興趣,便擅自舉薦讓江參加比賽。

向來討厭這些麻煩事,江再三搖頭推辭,但導師宣稱名單已經上交無法撤回,她只好乖乖應了,接下比賽。

『對了,另外有件事老師還想拜託妳。這次的藝術祭啊……』年過不惑的女老師呵呵笑笑,不知為何,明明在班級尚未當過任何幹部,導師找江處理事情的機率比找班長還要多,害江每次傳話的時候對上班長都有些尷尬,甚至懷疑過導師是不是在整她?

但看老師獨來獨往的作風,江又覺得或許她只是我行我素而已。

『好的,老師。』一說就說到上課鐘響,仔細聽完一連串的託付,江點頭道明白,隨後坐回位子上在腦中安排行程。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四節 逃避

開始的時候,只是像個孩子無心地觀望。

他感受她的溫柔,像棵幼苗在土壤扎根,拼命萃取她的養分。

在對方看不見的另一扇窗前,靜靜地守候。

直到,她離去的那天。

做最後掙扎。

拇指般大小的雪兔在空中飄浮,粉色的細繩釣起牠的身子,靜靜平放在書桌上頭,抬指點了點,就像是真實存在的寵物,會趴在自己指上撒嬌。

心裡頭甜滋滋的,江浸在水中,掩著嘴巴回想在手機旁搖擺的雪兔,方才捨不得,拎著拎著便帶到浴室來了,和凜抱持相同想法,早先一步選擇鯊魚吊飾,兩人巧妙的默契感令江雀躍不已,那就像是彼此相互著想一樣,江不知道該怎樣表達這份感情。

高興地哼著小調,江重新裹好鬆脫的頭巾,掖好浴巾便打算離開滿是蒸氣的浴室,她拉開門,用久的頭巾失去彈性,再度脫落,反射性地扶住,導致江這次沒有在看見門口有人時蹲低,可她仍是驚呼一聲,嚇得不清。

『笨蛋,都叫你不要突然出來,至少出個聲啊,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變態,偷窺狂!』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三節 拉勾

江牽著颯斗路過一間拉麵店時似乎聽見了凜的聲音,然而當她回過頭卻什麼人也沒見到,只有幾個剛吃完拉麵的客人熙攘地走出,貴澄喚了她,三人才接著走,穿過橋墩與巷弄,回到溫暖的家。

路過時,先看到的是掛有『松岡』的門牌,接著鄰近的一戶則是『鴨野』。

江狀似行走沙漠遇到甘泉,見到房子鬆一口氣,颯斗拉拉江,想帶她到家裡作客,拒絕說不過去,也不想讓颯斗失望,江於是點點頭,颯斗高興的手舞足蹈,拉著哥哥姊姊回家。

這次因有事而沒參加運動會的鴨野夫人,笑著讓江別客氣當自己家,便推著滿身汙泥的小兒子進浴室盥洗。貴澄領著她到房間,江覺得有些累,一進房就拿起寄放在貴澄這裡的熊熊抱枕,靠床而坐。

貴澄趴在床上,授過她的長髮,拉起平舖,頭髮的長度直達腰處,貴澄張揚五指岔開來梳著。江覺得睏倦,閉上眼睛,聽見某人從床上滑下來的聲音:『很累?』

『……嗯。』

今天在颯斗的運動會上幫忙加油,拖一整天都是陰天的福,氣溫也因此保持舒適涼爽,照理來說只是在位子上動動嘴巴並不是什麼苦差事,可真正讓她勞累的,是一同坐在家屬區的家長們。

江和貴澄年紀輕輕又一同出現,再加上身為弟弟的颯斗與貴澄長相幾分類似,在不知為何口誤的情況下,颯斗在人群中沖著江叫聲『媽媽』。

一旁的貴澄只管看戲並有意無意地加深誤會,導致江有大半的時間都在解釋中度過,後來那些婆婆媽媽們嘴上說知道知道,但在運動會落幕後似乎仍對江指指點點的,也不曉得真知道還假知道。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節 魚咬

『一大早洗澡是想去勾引誰?』冷冽的聲音伴隨尖銳的冰錐刺來,隨著體溫消逝,冰錐溶解,標準的殺人不留痕跡。

冷不防被刺中,才剛從浴室走出的江踉蹌了下,見著門前怒意升騰的青梅竹馬,趕緊蹲低掐緊水色浴巾,遭頭巾包裹的紅髮猶在滴水,一滴滴在背上充滿涼意,江睜大眼睛注視著眼前的不速之客,竟鬆一口氣:『要死了,都叫你不要隨便爬窗進來!』

天都知道家裡只有江一個人,只因為與隔壁鴨野一戶的屋子,當初作為姊妹戶搭建,江與貴澄的房間各有座露天陽台,約三個成年人的寬度,對稱的屋子設計使兩人從小就習慣互相串門子。

唯一不同的是,江串門子的方式比較正常,至少她走的是正門,而貴澄總嫌麻煩,喜歡爬窗,後來礙於男女有別,國中以後遭貴澄的母親訓斥過好多次了,貴澄仍是改不了爬窗的壞習慣。

方才突然出現在浴室外頭,江還以為撞鬼了。

『膽小鬼。』貴澄語氣冷冷地,不知又在不高興什麼。

平白無故嚇破膽又平白無故挨人罵,要不是身邊沒有東西可以砸,江恨不得爆打他一頓。氣鼓鼓的漲起臉,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憤怒,江的臉比番茄還要紅:『煩死了,我要穿衣服,轉過去啦,你想害我感冒麼?』

也不曉得一大早在不爽什麼,貴澄哼一聲背轉過去,聽著江在後頭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直到吹風機發出怪獸般的低吼才轉回去。

江雖然在很多時候都嫌麻煩不肯做太多事,但在面對自己喜歡的事物倒很願意多花心思,看著木櫃上的瓶瓶罐罐,江依序倒在掌上塗抹頭髮,想著江現在的準備,皆是為了與另一位不是自己的男人見面,貴澄呶著嘴更加不滿。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節 雨落

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知道了。

松岡江對他的第一印象很好,卻因為太好了,所以討厭。

她總是在他身上看見與之相近卻不相同的東西。

他叫凜,兩人擁有相同的姓氏、相似的背景與年齡。

松岡凜跟她一樣是單親,出生在佐野町,國中的時候跟著父親到澳大利亞居住,爾後因父親工作調職頻繁而決定搬回日本,目前一個人住在出租的小套房裡,身為監護人的親戚是鄰居,不時會關照他一下,靠著每個月父親匯來的生活費過活。

凜的功課不錯,學期獎學金的固定班底,生活清清淡淡的,交友關係也很單純,平時總在老師的嘴裡聽見他的名字,最常看見他穿梭在廊上進出辦公室的畫面。

江的腦袋也不錯,校排保持在榜上前十,但若是要跟榜首的凜相比就顯得有些遜色。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兩人的名字時常被擺在一起,可笑的是,她卻從新生入學以來沒見過傳說中的『松岡學長』。

她總能在學姊或老師的口中得知他的事跡,她的一切像是作為對方的陪襯,繁花與綠葉,姓與姓的相撞,每次見面都因為真實感受自己的不足而難受,儘管從沒有見過面……也或許是江下意識不去見面。

隨著每次揭榜她的成績一次次進步,只是始終無法真正與凜針鋒相對。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序 第一印象

從第一次見面那時候,松岡江直覺不喜歡面前這名少年。

他精瘦的身版微微下垂,纖細的指節一絲不苟的捲著繃帶,坐在辦公桌前的黑色旋轉椅,替松岡江纖細的腳踝綑了一圈又一圈,深色的膏藥隱在裡面,涼涼的減緩扭傷的疼痛,她看見少年靈巧的指頭持著剪刀裁斷最末一角,與原先留有的一段空白相接,打結。

「好了。」渾厚的聲音同他透亮的眼眸引人側目。

禮貌性地道謝,江縮回左腳,保健室的醫療床墊硬梆梆的並不比家裡舒服,光是多坐個十分鐘就覺得屁股疼、想離開。

她細想著少年替自己包紮時的模樣,低頭時看見中心髮旋,過長的瀏海旁分左右,掩蓋他稍嫌銳利的眼角,軟化他給人第一眼的肅穆形象。

想起他曾說過,想要試著留長髮,卻因為不便做事而作罷,江只覺得好笑。

他將自我真實的面貌盡展眼前,江享有著他所給予的這份特別,曾經那樣自豪、那麼洋洋得意,一切竟毀於一道開不起的玩笑。

叮叮咚咚的收拾用具,少年熟練的在保健室裡停停走走。

學校的保健老師是個好人,但嚴格說來並不是個好老師,不是每一次受傷了都能在第一時間找到他,在這個學校裡每個學生都得學會自立更生,諷刺的對醫療器材的位置一清二楚,身為水泳部部長的少年更是如此,因為總有些偷懶的一年級新生在練習時抽筋或受傷。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下更新試閱章節喔~~

【Free!/凜江】《第一印象》序(試閱)

【Free!/凜江】《第一印象》第一節(試閱)

【Free!/凜江】《第一印象》第二節(試閱)

【Free!/凜江】《第一印象》第三節(試閱)

【Free!/凜江】《第一印象》第四節(試閱)

【Free!/凜江】《第一印象》第五節(試閱) 

【Free!/凜江】《第一印象》第六節(試閱)

【Free!/凜江】《第一印象》第七節(試閱)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