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日誌 ♥
《醋罈子》的通販調查

 

開放回應中,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喔~♥(´∀` )人

 

   POPO原創 (等搞定《醋醰子》之後會把出版的本子全文上架在這裡)

 

  2018/07/07

目前分類:【凜江】《髮》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ree!/凜江】《髮》03.

初春的早晨是櫻粉色的,稍稍寒冷的空氣在遠方凝結成霧,二、三片花瓣掉落在窗櫺上,清晨的暖陽篩灑進房,地上清晰地映出白紗帷幔地輪廓。

凜習慣性地早起,轉過身來,是自己見慣了的木質牆壁,雖然有些違和,可是那確實是記憶中見慣了的景色,就連那懶懶地陽光也是,還有手邊這個溫暖的抱枕……抱、枕?

猛然驚醒,只見江的睡臉在自己眼前放大數倍,抱著自己睡得滿臉香甜,令人捨不得喚醒,凜有些不好意思,悄悄瞥見那空出來的小手,好奇地便牽起,一邊百無聊賴地端詳江細心修剪過的指甲,然而這片刻的寧靜沒持續多久,江的眼皮跳動了下,睡眼惺忪地抬頭,彷彿忘記昨夜的爭吵笑著問候:「你醒了……」笑容卻在此刻退去,江想起了昨晚凜的不可理喻,沒好氣地背過身,眼不見為淨。

凜只好摸摸鼻子,親膩地從後面抱住江在她耳邊道歉,江朝後推了推,不甘就此原諒,凜只好使盡渾身解數,親一親、抱一抱、徹徹底底甜言蜜語了番才順利讓江消氣。

江終於肯回過頭與凜面對面,笑著捻起一枚飄落到凜髮上的櫻花花瓣,凜感到心動,像個孩子似的兀自往江懷裡鑽,在江的頸子摩蹭摩蹭,貪戀著她的體味,喃喃喚著江的名字,江癢得發笑,問說:「怎麼了?突然撒嬌起來。」凜只是緩緩抬起頭,滿是委屈:「江,媽媽說,妳交男朋友了,是騙人的吧?」

「那、那當然了!討厭,媽媽又亂說話!」江一臉嬌羞,有些無措,她這才明白哥哥生氣的理由。

「那就好。」凜聽見她的回答滿意地笑出,卻又不怕死地問道:「那麼江,還是處女?」

「你──」江羞愧地只想把凜丟出窗外:「不要我才剛原諒你就又惹我生氣,哥哥!」一邊說一邊生氣地轉過身,凜更是笑了笑,眼裡滿是金光,額頭挨著江的,直言道:「江,我想接吻,可以麼?」

「那種事情……那種事情……」鼓起了臉頰,江的表情寫滿了害燥、羞恥,還有一點點期待,隨即她垂下頭沒有給予答覆,然而那小小聲地嘀咕對凜而言便算是種默許:「根本就不需要問……笨蛋。」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髮》02

晚飯過後,從浴室裡走出來剛洗完澡的江,她擦乾身上的水沫,肌膚滿是因熱氣而泛紅的粉色,隨意穿了件居家服便走到客廳,對著電視機就擦起乳液來了。

凜在一旁喝著熱茶,目光一動未動地注視著妹妹,後者挽起的髮柔順有光澤,乳白色的保養液一點點地塗抹,隨後消失在肌膚表層。每觀賞一次凜便只能搖頭嘆道,江的層次太高級別,導致外面的女人凜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眼前人兒極少的穿著若隱若現,炯炯的目光有些熾熱。

須臾,江像是感覺到什麼不舒服地視線,抬起頭,與凜四目相交,隨即尷尬地把腳放下:「看我幹麼?」

「妳真漂亮。」凜不知哪根筋不對,竟然衝著妹妹說出如此羞人的話!江彷彿被雷擊中的耶子樹,呆立坐著:「诶?」見她一副震驚模樣,凜皺皺眉,伸出手去碰碰她的臉頰,如同楓葉般火紅,帶點微熱的暖意,屬於江肌膚地彈性與軟嫩透過指節傳遞,他靜靜地靠近,江緊張地不敢呼吸,抿著唇,目不轉睛地瞅著哥哥,眼裡閃著難以言喻地期待與羞澀。

「漂亮,又好柔軟,如果緊緊抱住的話……彷彿就會擠出水來。」凜輕輕地說,停留住一掌大小的距離便不再靠近,江的心臟慌亂亂地狂跳,突然又像意識到什麼,才想開口,凜卻伸出一指抵住:「剩下的,我幫妳擦……」倒吸口涼氣,凜才說完便沾了一點乳液塗抹在江的腳上,白嫩嫩的大腿沒有過多贅肉,他肆無忌憚地拂過寸寸肌膚,大掌深入內側的時候江明顯緊張過了頭,連連說著:「等等、等等……」胡言亂語起來。

臉上沒有太多情緒波動,只是嘴角隱隱有些笑意,凜不管她,再度順著一片滑軟摸了下來,他早就想試試看了,這樣的玩弄與輕挑,究竟能看到多少不同的江呢?

趁著勢頭,凜就著地心引力往前傾去,他回憶著江塗抹的每個部位,突然想到還有一個地方沒擦。

「那、那那那……裡,不用……啊,哥、哥……」凜的手伸展到江的衣下,沒有裹著胸衣的圓點隔著衣物隱約可見,江胡亂扭動,身體熱熱的,凜為了更加『方便』整個人跨坐到江身上,壓制著那修長玉腿,江的身版小小的,粉色的蕾絲包覆著私密地帶,凜又沾了一點在掌心,說:「身體保養是最重要的,必須要做到確實。」

「可是……這樣也太……嗯啊……」凜又再度往上了一點,更加過分地揉著江的雙峰,江感到羞恥又有些生氣:「等等,哥哥這樣根本就不是──」凜陡然地壓低使江瞬間噤了聲。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髮》 01    

那是一雙羅馬式涼鞋。

純白的鞋帶錯落有至,盤盤纏繞於手臂差不多粗細的小腿上,鞋帶像條靈活的蛇,更是襯托出短褲底下美腿的纖長,一腳踏出,千萬男人甘願亡於那雙腿下。

「哥哥,我要去一趟美容院喔,有沒有什麼需要買的東西?」朝地面輕點兩下,江踩踏純白無垢的涼鞋,回過頭問。

自從國中以後就沒再打算剪髮,江的頭髮每周固定會到美容院護理,雖然是一筆不小的開銷,不過母親倒是樂於花費,還說,女孩子家的頭髮要就留得漂亮,整頭毛毛躁躁的乾脆剃光頭算啦!因此凜也沒廢話,僅說了聲:「褲子太短。」揮揮手就叫她走人,江拉了拉包包,笑著走出玄關。

不一會兒,母親捧著在早市採買的現做海苔煎餅從廚房走出。獨自扶養兩個孩子的辛勞絲毫沒在她臉上留下痕跡,單親母親的日子她過得愜意,穿著也符合年輕婦女的打扮。

凜正躺在沙發上翻著英語運動雜誌,見一大盤煎餅放下,隨手就把前頭的遙控器丟到母親的坐位前,母親順理成章地打開電視尋找想看的頻道,見自家小女兒不在,含著一塊煎餅便問:「江去哪啦?」現做的煎餅僅管到了下午仍是香味撲鼻,令人垂涎。

「護髮。」凜翻了一頁,懶懶地回應。

「岩鳶髮廊?」

「大概吧,不知道。」貌似對這個話題沒什麼興趣,凜撓了撓頭。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