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日誌 ♥
《醋罈子》的通販調查

 

開放回應中,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喔~♥(´∀` )人

 

   POPO原創 (等搞定《醋醰子》之後會把出版的本子全文上架在這裡)

 

  2018/07/07

目前分類:【真遙郁貴宗凜江】《醋罈子》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翦琉:
回想之前的劇情,瞬間發現自己在投回憶殺。(猛然醒悟)(д⊂)
一個月一篇……怎麼我寫文這麼慢?ε(┬┬﹏┬┬)3

然後LOFTER把我CH.8屏蔽掉了,那篇明明沒有違規,為什麼......。・゚・(д`)・゚・

【Free!/遙凜江】《醋罈子》Ch7.貓咪喵喵喵(下)05
  夏。
  荒廢的寺院前階梯。
  蟬鳴大作的悶熱環境。
  初吻的滋味是毫無感覺的,沒有想像中的甜蜜,也沒有聽人形容的舒服快感,只是,心臟怦怦……怦怦地跳動,極為明顯的在自己胸腔內攪動,凜輕撫唇口,抹掉那令人難解的餘韻,江埋在他胸前抬起了頭:「這裡。」凜感受到江的指尖輕抵在心上:「為什麼怦怦的直跳呢?」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視線忽高忽低,江捉皺遙的襯衫,僅僅抬眼,望著一把將自己打橫抱起的男人,才張嘴便猶豫,閉上後仍在自己被放下的同時──伸手掩蓋他唇瓣。

  相對無言。

  江旋即一笑,提起兩指在遙唇上輕點三下:「不、給、親。」

  給不給親是她能獨自決定的事?若是以前,被拒絕一次遙便會乾脆放棄,他不喜歡江的反抗,不喜歡江的那份複雜,可他浪費了太多時間在與她嘔氣,此刻的他只想將得之不易的時光牢牢抓握,不想錯過。

  吁嘆一聲,還未張口,江自私的話語卻早一步傾吐而出:「不可以親脖子……身體也不行,我沒洗澡,都是汗,不要。」

  因為想早點回去。江的想法在遙眼中無所遁形,可他沒有放棄的動機及理由,不如說,為何要放棄?若是可以把江留在身邊,永遠都不要去別的地方……他也昰有心思的,既然無法完全信任江與凜之間的關係性,那至少,維持自己最低限度的安全感,心裡的疙瘩或許能夠減輕許多?

  「我明白了。」身子一提,遙俯視而下的認真神情令江感到一陣顫慄:「就在浴室解決吧。」

  「诶?」

  七瀨家的浴室並不寬敞,老舊的日式建築只有踩踏的地板是磁磚,四面以木板為限,除了盥洗用具沒有多餘的雜物,與江家裡的浴室不同,沐浴乳、洗髮精、潤髮乳、手洗香皂……僅有最低限度的清潔用品放置在小台階上。

  「唔……」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遙凜江】《醋罈子》Ch7.貓咪喵喵喵(下)03

沿著街燈而行,四人腳下拖曳著狹長的影子,江一腳前一腳後,光影的輪廓隨著光線角度深淺不一的變化,投射,交疊,分離,再度重聚……視野裡的影子凹折於城牆之上,禁不起月色推移,四個人、四道影,亂亂紛紛,始終沒有匯聚一處的時候。

今夜從泳池離開的早,一看手機才剛過十點,岩鳶町是個小地方,居民們早早歇息街上已看不見什麼路人,多半只有幾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超商還有些人氣。

男人們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江孤零零跟在後頭望著其中一道影子,踩著、踏著、又悄悄溜走,心裡逐漸有些空蕩蕩的,似乎有什麼……正在一點一滴的流失。

鬱卒。

以往這時候的江,即便不好黏得凜太緊,僅僅在他身後跟著,心也是暖的,老是等待與凜獨處飛奔到他身旁的剎那,也只有那刻,挽著他的手,牽著他,她才得以解放一整天的壓力和苦鬱。

對她來說,凜能夠給予自己的救贖是他人沒有辦法給予的,她是白貓群中唯一一隻黑貓,凜便是溫暖包容自己的白貓,是令江覺得自己唯一與他人相仿的存在,所以她才能不在乎旁人視線,持續站在泳池守門,候著他那一抿淺笑,讓他擔憂、讓他拿自己沒辦法、讓他──只能夠因此看著自己一個人。

此刻跟在他們身後走,江只感到頹喪,同時又覺得鬆一口氣。

離開泳池前,凜的態度要人以為他會與遙大吵一架,江如坐針氈地在椅凳上思量,顫抖的雙手緊緊交握,焦慮地想著該怎麼做?怎麼解釋?不料那三人竟與平常那般聊些瑣事,和和氣氣地出現在她面前,如往常那般鎖門離開。

一路上,凜的眼神沒了戾氣,對待自己卻是冷漠幾分,江所預料的大吵架並沒有發生,她忽然想通也許對凜而言自己並不是那麼重要,他會生氣也只是氣自己沒告訴他,又或許是覺得尷尬?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這文很早就發了,發在LOFTER.......

 【Free!/遙凜江】《醋罈子》Ch7.貓咪喵喵喵(下)0

這是與現在的炎熱截然不同的微涼夏末。

笹部吾郎前幾年頂下的俱樂部生意越做越穩,隨著夏季熱浪滔滔滾滾帶來龐大的商機熱潮,暑期客人應接不暇,人手逐漸因此步入不足的窘境。本就在俱樂部打工的真琴見狀,恰逢遙因學校泳池整修中正鬱悶著、凜又懶得天天跑鮫柄,便以幫忙做學童教練為由推薦遙、凜二人來幫忙。

打打工的同時還附加在『閉館後盡情使用泳池』這一特權,清掃乾淨才會離開。

那三人在閉館的夜裡天天打鬧一起,雖然多半是凜帶頭吵鬧,遙面對凜心裡總不免混雜著競爭心思,受不了凜的激將,相聚一起往往沒有安分時候,真琴最為可憐,總做著勸慰的善後工作。

只可惜渚跟家人出國度假,怜則是參加暑期特晉班不能來,否則當年岩鳶小組的光景興許就能再目睹一回了……笹部總在心裡如此感嘆道。

談及此,渚出國時依舊沒閒著,還拍了美食特寫天天攻擊真琴跟怜的手機,怜嘴裡抱怨渚浪費錢卻仍把一個個訊息讀完,真琴在當中是唯一一位對渚的照片持正面評價的,理由是:『蘭跟蓮都很喜歡。』每天都高興的抱著弟弟妹妹談論美食,而凜在收到第一份實照後把渚暫時封鎖了,遙因為總不帶手機所以沒有影響。

與他們不同,江只要有時間便會到俱樂部晃晃,偶而替三人送送便當或是替他們計算秒數,不過不管她有沒有空,只要凜一下班就能在門外看見她的身影,從無例外,無論被凜如何制止也不曾間斷;後來凜從晚班調成早班也是為了她,總是先把江送回家才又到泳池練習,再三叮囑要江別再像個門神夜夜守著。

然,每當凜把掃除工作做完,與遙跟真琴打開上鎖的玻璃大門,總是能看見江站在門邊等候,一如既往,笑嘻嘻地拉拉他的手,嬌嬌喚他一聲:『哥哥。』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遙凜江】《醋罈子》Ch7.貓咪喵喵喵(下)01

七瀨遙沉溺在水裡。

四肢像是僵硬的划槳在水面上匍匐前行,被推開的水充滿氯的氣味,有些刺鼻,將手賣力的向前拍擊,速度始終無法提升,毫無解脫的暢快,麻痺感迎向四肢百骸,周邊傳來陣陣抗拒的聲音,快停下,快停下,誰的聲音?是誰在吶喊?聽不清,眼睛、呼吸、手指……快變得不像是自己。

好痛苦。

回過神來,周遭充滿阻力,不願抗拒,只是拼命往前──掙扎。

掙扎,不停的,明知道這一切只會讓路標偏移,只會把救生圈越推越遠,仍是不停的掙扎掙扎掙扎……

「遙?」

停下來了。

站在冰涼的磁磚上,真琴感到一股冷涼自腳底往上攀爬,他望著站在水道中的遙,忐忑不安,搖搖欲墜的單薄身軀,彷彿隨時會崩解離析──是什麼時候……遙變得這麼脆弱?

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真琴靠近水道,沒有下水拉他。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結果還是來不及祝凜生日快樂的翦琉:

我在挑戰極限,看看這篇R18寫法能不能躲過LOFTER的審核。(正色)

這文我寫超久的救命。ω;`)

就是後半段一整個都在『做』的新……不,是生日賀文。(剛剛說了『新』對吧?新年的新對吧?說了吧!不要移開視線!!!!!)

嘛嘛嘛,至於這篇文的來龍去脈我就不解釋了,總之我一直很想寫這個梗,其實還有好幾個想寫的梗沒寫,今後慢慢寫完它吧。(◉◞◟◉ )(原諒我工作上學兩頭燒,都在凌晨寫文的,爆肝了,最近應該會寫得更慢,身體狀況真的有點遭)

Ch.7的結局過幾天我再更新,還沒寫,但有可能加長,只是我想先寫凜的生日賀文。(喂)

 

【Free!/凜江】《醋罈子》Ch.8情書01

松岡江第一次收到情書是小學二年級。

情人節前夕,四方形的信紙上貼有紅戰士擺出招牌動作的貼紙,被放置在黃昏色的公用鞋櫃裡,一次收到兩封,還是由一對兄弟送來的。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翦琉:

默默打個廣告:《一夜傾歡》跟《三色堇的思慕》淘寶網預購到106/2/5,還有沒有人要的?不過是繁體字就是了。(*´艸`*)

另,希望可以在凜生日那天前寫篇凜江生日賀文出來。(●´`)

噗噗噗,這次委託代購買了凜的生日壓克力立牌吊飾,一整個開心爽爽。

真希望京阿尼不要忘記《FREE!》的第三季,真的很希望可以再看到會動的凜江。(゚▽゚)

PS:雖然在Ch7我對不起遙,不過在Ch2Ch6我因為你對不起凜,所以應該沒關係吧?(摸摸自己的良心,诶?良心在哪裡?)

不得不說,我真不知道分成上、中、下我能夠不爆字數的完結麼?完本只因為是在短篇集裡面才這樣分的。(掩面)

 

【Free!/遙凜江】《醋罈子》Ch7.貓咪喵喵喵(中)

「別躲!小白兔要吃掉壞壞的獅子!」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遙凜江】《醋罈子》Ch7.貓咪喵喵喵(上)

*近況:剛考完一場就來發文,阿琉現在真的是沒有睡覺在K書打工寫文修羅中……嘛,反正我一直都沒怎麼睡覺,只是我很討厭吃藥。(゚▽゚)

*關於文文:Ch.2馬卡龍的續篇(所以說《醋罈子》就是平行世界觀設定,隨阿琉高興寫──啊,不過我好像沒有一次是順別人意寫文的……反正我要任、性、到、底!)╭(・ㅂ・

*OS:說回來我好想看《Hand Shakers》為什麼這部開演時我在考試修羅中?不過看過《K》再來看這部的PV真心覺得動畫組對蘿莉跟正太好執著,PV那場沐浴正太幫蘿莉刷背背也太萌,嗯,我可以(*´艸`*)

 

對了對了,大家要慎入喔,這篇跟以往的文有點不一樣,真的要慎入喔!

 

【Free!/遙凜江】《醋罈子》Ch7.貓咪喵喵喵(上)

事情是這樣的,鑑於上次的馬卡龍事件,江有好一段時間都不敢約遙出來,遙也不理會她,每天不是宅在家裡就是到真琴家打電動,過得隨意自在,也鮮少在眾人面前出現,活像是人間蒸發,僅僅是記憶中的人物那樣。

總之,他的暑假過得糜爛又散漫,和江沒有任何一通電話往來,江也不急著聯繫他,各過各的輕鬆又自由。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遙江】《醋罈子》Ch.6重感冒

已經不是第一次,七瀨遙躺在自己床上,瞪著前方花花綠綠的螢幕,重重地一咳再咳。

「真琴,掩護我!」松岡凜哇哇大叫,震得遙的腦海嗡嗡作響,前方兩人持著搖桿沉浸在槍林彈雨的世界,一邊殺殺殺地槍斃敵軍,時不時丟顆手榴彈都呼的天歡喜地的……咳咳。

說時遲那時快,真琴「喔!」地手榴彈爆投,轟隆隆炸偏,被站哨的士兵發現,凜暗叫一句該死,手抄兩下只來的及狙擊其中一名士兵,敵方的攻勢風一般狂襲,此時真琴沒了子彈被擊中三發,瞬間面有菜菜色,凜輕拍他肩讓真琴當墊包,趁所有人都被真琴吸引注意力的時候溜進賽要,打算拯救被俘擄的大將。

咳咳,摸摸頭上的退熱貼,遙在床上左翻右躺遲遲睡不著,按於手邊沒有東西可砸、喉嚨又痛,他早就讓前面兩個呆包滾出去了──搞什麼鬼啊,他可是病人耶,在病人房間玩這種抗戰遊戲,有沒有腦袋?嘰嘰喳喳的吵死了。

「你們兩個,要玩就……咳咳,回家玩。」

「糟糕,是陷阱!」遙的聲音給遊戲蓋過,成功潛入要塞的松岡凜被伏兵發現,真琴又困在塞外無法援助,雙方一陣激戰,凜瘋狂的胡亂掃射找掩護,好不容易才逃進建築物裡。

「你們……咳咳。」眼見兩人的世界只有遊戲,自覺多說無益的遙翻個身躺平,瞪著天花板恨不得那兩人遭感冒毒死,他每天不由得這樣詛咒,實際上日子過去三天,他生病多久自己的房間就熱鬧多久,搞的感冒越加嚴重……咳咳。

拉門刷刷地移開,江拿著切好的水蜜桃走進,分三盤放在真琴及凜旁邊,另一盤則放床邊的矮櫃。

用銀叉叉起果肉,白裡透紅的水蜜桃被榨出蜜汁,江輕晃到凜嘴邊,他忙著遊戲隨意咬下,兩三下做一口嚥了,真是狼吞虎嚥,眼裡只有遊戲,江沒救似的搖搖頭,坐回到遙身旁,正好瞥見遙憤憤把退熱貼扒開扔到桌上。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微甜。σ(o'ω'o)

翦琉:

裡面有虐我會說麼?(◉◞◟◉ )

不過其實也還好~ʅ´ʃ

為了讓文可以發出阿琉盡了最大努力,再不行LOFTER我就跟你絕交!(。・ˇ_ˇ・。)

但如果可以,以後H文就走這樣的浪漫風了……嘖,LOFTER我跟你拼了。(A)

【Free!/凜宗江】《醋罈子》Ch.5寂寞的人

當山崎宗介進入江的體內甚至發出了一絲喘息。江纖細的軀幹跪坐在自己身上,嬌巧的臀部緩緩擺動,腰間沒有多餘贅肉,張開的弓字拼命地適應新環境,她竟輕的像個孩子。

而她確實是個孩子,十八歲的童貞毀於最信任的男人手裡,帶著不安的決絕與撕裂的痛處將自身的愛情封埋,愛情旅館播放的西洋樂音控制著節奏,古典的唱片應合寂寞的人,桌上的紅酒薰陶彼此的心,讓始終擦肩而過的兩人,至少,僅是至少……至少在今夜是相交的。

寂寞的人跟孤獨的人,有相似立場的人會同病相憐,他抱著一輩子都得不到的女人共享孤寂,一切的一切是有那麼點夢幻,而她,卻甘願沉淪,身處幻覺無法自拔。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凜江偽百江的溫馨向。

【Free!/百凜江】《醋罈子》Ch.4秘密

夏日的放學時間太陽熾熱依舊,高掛在天上蒸發人體內的汗水。

御子柴百太郎平素以體力超絕聞名,短跑一百公尺再來個五十下青蛙跳,對他來說不過小菜一碟,除非那時又再多加個五十公尺仰泳,才真有可能從他體內挖掘出一丁點汗。

總是精神百倍的百太郎,很少有閒下來的時候,活潑好動的個性不論在何處都很吃香,偶而因為過於衝動而犯錯,可周遭的人卻樂見他的成長,選擇原諒在一旁默默守護。

若要問百太郎一生中最照顧自己的人有誰?他絕對毫不猶豫地回答:哥哥清十郎、學長愛一郎、女朋友──現在還不是──松岡江!三人。

也因為他這樣沒有半點洞察力,外加低智商,背信棄義,忘恩負義,見色忘友的回答,造就現今御子柴百太郎汗如雨下的窘境。

自古以來,男孩子與女孩子說秘密的地方不太一樣,女孩子總愛在廁所裡聊閨密話,而人煙稀少,隱密性佳的屋頂或是偏遠的體育館後門,才是男孩子說秘密的地方。

御子柴百太郎在回話的下一瞬間,便被自家部長松岡凜帶往體育館的後門,暗不見天日的場所無人經過,百太郎沒法渴望他人來救,他雙腿發軟得靠牆而坐,松岡凜一腳踹在他肩後的牆面,離身體只差零點五毫米,嚇的百太郎沒當場尿失禁。

「部部部部部長……有話好說啊。」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惹到對方?可松岡凜居高臨下盡展威儀,黑暗在他身後鋪天蓋地的來,形如鬼面羅剎要人逃之夭夭,可他腳都軟了是要怎麼逃?只好一個勁地拼命安撫:「冷靜點啊,部長……冷靜……總之,先把腳放下?吶?吶?」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宗江】《醋罈子》Ch.3青梅不竹馬

夏日的街道火熱熱的,逼死少女們的布料越裁越短,服飾店的櫥櫃泛著各種星光,一閃一閃招呼客人停留,促銷的價格吸引眾多關注,服務人員舌燦蓮花成交大小買賣,小姐們手中一袋接過一袋,刷卡,付現,謝謝惠顧。

午後三點,松岡江領著山崎宗介走出百貨公司,外頭的天氣正當艷陽時,氣溫雖比不過百貨公司的冷氣,可充滿人性及救贖的味道卻緩解了宗介的疲累。

蒼白的面色使宗介臉部的線條嚴峻幾分,他手裡僅提著一個小袋子,藍色的紙袋外頭印有百貨公司的招牌,至早上八點逛到現在,共計七個小時,山崎宗介整整陪江奔走過五家百貨公司裡的每一家服飾店。

琳瑯滿目的商品與櫃員的笑容至今仍在宗介腦中盤旋,原本抗拒不去的內衣店,也在逛到第三間百貨公司時,精神不濟地被江拐騙進去,現在宗介終於明白,為什麼老是聽見身旁有女朋友的男性抱怨女人愛逛街的陋習。

原來全天下的女人都一樣,松岡江並不是例外的那個。

啊啊,前提是──他們其實連男女朋友都搭不上邊……呢。

搖晃手臂使手錶背向著掌心,江因為終於買到想買的衣服而喜不自勝,毫無注意到宗介虛脫的模樣。

這時的宗介兀自瞅著江的身影發愣,笑瞇瞇的燦爛表情,澱了澱袋子的重量,他想女人真的是種愛美的生物,為了一件中意的衣服跑遍各大商場,並不惜牽拖他人也要買到──這才是重點──就覺得其實女人都是一種見不得人好的生物吧?明明這種事情拜託他人代購,或是讓家人來陪,都好過找一個不是男朋友的男人來的好,宗介如是想著。

江不知何時竄近他面前,笑著拉過他的手:「吶吶,餓了,去吃東西。」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Free!/遙江】《醋罈子》Ch.2馬卡龍

馬卡龍是來自法國的精緻甜點,近年來因為嬌小可愛的外型受到多國歡迎,到了日本更在女孩子間掀起一陣馬卡龍風潮,日本的甜點師傅巧手打造出絢爛繽紛的馬卡龍,機緣巧合下嚐過一次味道的松岡江自然逃不過馬卡龍的掌心,直接成為它的俘虜。

來到莊園裡頭的咖啡廳,聞著四周散溢的咖啡香,遠處傳來咖啡機磨豆的細小聲音,莊園外頭翠路環山,下方的城鎮宛如模型,七瀨遙遠眺閣樓下的人們,此間莊園在當地享有盛名,平常日裡人潮不減,值得慶幸的是,嘈雜的談天聲似被群山吸收,迴盪在耳邊的僅剩窸窣的碎語,遙的心靈被野綠所治癒,寧靜不少。

不過……提起咖啡杯,褐色的水面倒映著遙的淡漠,說到為什麼要遠從都市裡來偏僻的莊園,除了放鬆休閒之外,也就是為了『那個』罷了。

微飲一口,遙看著前方餐盤裡,擺放著由馬卡龍搭建起來的小型金字塔,再往前是差點沒流出口水,幸福滿溢的松岡江,她張著兩手騰空捏捏,遂又皺起眉頭左看右看,顯然五顏六色的馬卡龍令她不知該從哪裡下手。

看了差不多五分鐘,遙忍不住道:「喂,可以了吧?不吃就回去了。」

「诶?」江驚的抖肩,感受到遙的不耐失落的跌下頭去:「怎麼這樣……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家店的。」

確實是好不容易,想當初因為讓凜陪她逛街,當時正是馬卡龍進攻日本初期,江嚷著新出品的甜點坳凜請她嚐嚐,誰知一吃便上癮,後來和七瀨遙交往後也常見凜從他處帶來特殊的馬卡龍給她。

可對於馬卡龍的愛單單一兩個是塞不了牙縫的,江還是上網爬了好多文,才找到這家擁有超級好吃的馬卡龍的咖啡廳,不過因為路程太遠,加上江一個女孩子不敢單獨出來,遙也討厭出遠門才一直沒有機會到這兒。

今趟若不是因為江生日,遙答應會滿足她一個要求,否則兩人也不會到這麼偏僻的地方──只為了吃馬卡龍。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翦琉:

不要懷疑啊,阿琉我真的寫了貴江、凜江之外獨立的文啦~~哈啊?你問我為什麼沒有貴江?啊啊,貴江確實有獨立寫文啊,不過就是存在電腦裡沒發而已吶。(喂)

要說為什麼突然爆走?

啊就……試著想像一下打翻醋罈子的大家是怎樣的?然後……手癢了。:D

不過不過,凜江預定有兩篇喔!因為是最愛,所以要特別點。(=ω)

那如果大家有什麼想看的劇情,【真遙宗凜】這裡面四選一告訴我也可以~反正這個是系列我想輕鬆點~沒人我就隨便撇。(*´*)

*是系列,各CP為一篇,輕鬆向,甜文(?),依類別上的排序發文。

 

【Free!/真江】《醋罈子》Ch.1水花四濺

爆裂的水管像蛇一般扭動,止不住的水花匆匆外流,於天際射出一道彩虹。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