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日誌 ♥
《醋罈子》的通販調查

 

開放回應中,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喔~♥(´∀` )人

 

   POPO原創 (等搞定《醋醰子》之後會把出版的本子全文上架在這裡)

 

  2018/07/07

目前分類:【凜江】《第一印象》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ree!/凜江】《第一印象》

22.

頓步,盯著眼前二女一男,松岡凜拿著文件的手有些發酸,突然想找人出出氣,花村滿臉興奮的在男同學與自己之間游走,直覺心想又是麻煩事,便聽江小小的驚叫一聲,遮住嘴巴轉身蹲低,凜一望就知道她又腿軟了。

『站不起來?』凜看著江問花村。

『不是不是不是,只是因為腿軟爬得很辛苦罷了。』語畢,花村掩嘴竊笑,左覷狂冒冷汗的男同學:『不過呢──倒是有位體貼的小哥好心要幫忙就是。』

『嚇!等等,妳在胡亂說什麼啦?』比起說不出話的小哥,躲在後頭的江顯然是最緊張的一個,看著凜一步一步靠近,江撐著欄杆自己站起來,一副快要哭泣的表情,凜才伸手想碰,江便像觸電似的逃開,用盡力氣奔跑下樓,凜第一次覺得她並不是全然不會運動,至少下樓時看起來真的是在跑步。

『……拜託了。』將文件向後拋去,凜頭也不回朝江追去。

『去吧去吧。』接手,真琴笑容可掬的目送凜離開,隨後,笑容參點黑暗色彩,真琴一把捉住那位小哥的脖子請他到高年級的大樓聊聊天。

凜似乎聽到了慘烈的哀嚎但那不是重點,他只是傻眼自己先一步認為江還是會運動的錯覺,明明都還沒過幾個階,連真正開始跑都算不上,連續轉兩個彎卻瞧見江半死不活的趴在欄杆上喘氣,可憐兮兮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當她跑了三天三夜。

真的是……江的體力還不如一個小學生。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21.

孩子們的事情或許就該交給孩子們去處理。秉持著這樣的信念將文件交給女兒,縱然換得兒女千萬個不諒解,母親也從未後悔。

聽見房內的爭持聲,開始了,腦袋裡浮現謎樣的三個字,也不知出於何種心態,自己也覺得這樣的想法其實有些幸災樂禍,可看見『松岡凜』臉色凝重地走離大門,江一句『給我出去!』氣憤的吼叫,確實讓母親安心不少。

年輕人血氣方剛易行極端,感情的事情沒有任何人能左右,自己女兒的性格她最明白,也就是如此,才有自信江不會選擇和松岡凜一樣的道路,她不過是個小女娃,重情重義,絕不接受背叛,凜也不過是個孩子,討不到糖吃自然會走。

傳訊告訴孩子的爸事情的經過,再過不久或許就能看見那人風塵僕僕地回來,到時她該說些什麼?對於那個不正經、放任孩子胡搞的男人該施以怎樣的懲罰才好?這是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持續做重複性的工作可以讓身心靈得到休息。

對於運動不在行的江找到了新的樂趣,摺紙的藝術在於透過平面的紙張創造出立體的物品,消磨的時間與思考和對紙的認知有很大的幫助,就算是空著腦袋也可以隨便摺出什麼,是個相當方便又廉價的興趣。

屋子裡堆積了兔子、青蛙、長頸鹿等的動物屍體,花紋並不一定都是純色,有些還是從舊雜誌裁剪下來的,每隻動物花色不同顯得更加多采多姿,江也樂在其中越摺越是起勁。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番外1

炎炎夏日,十五歲的松岡凜那時和父親待在荷蘭某個偏遠城鎮,周圍看不到高樓大廈,晴空萬里,不受光害的城鎮每日每夜的星光多到讓人看了想吐,但凜並不討厭這個純樸的地方,應該說他沒什麼感想,跟著四處流浪的父親許多年,搬家已成定律,根本沒有什麼東西是放不下的。

他所居住的城鎮以外銷花卉聞名,植被密集度之高,光是待在庭院就能望見另一片的鬱金香花海,父親對哪裡的景物感到著迷,每天都持著相機到傍晚才回來。

整個城鎮也許因為偏離市中心的關係,四周非常安靜,在路上也鮮少看見幾個人走動,大半的時間應是待在花田裡照料他們的『財庫』?凜在鎮上沒有半點娛樂,整天就是躺在庭院裡看著外頭,以及在固定的時間做飯等父親回來。

當時出租屋的隔壁住著一對母女,穿著傳統的荷蘭服飾常坐在院子裡喝下午茶,母女倆的膚色是健康的麥色,淺金色的頭髮是搖曳的鬱金香,有時看兩人在田裡工作,身影契合在花海裡,那是凜認為這個鎮上見過最美的景色。

城鎮裡到處充滿同樣膚色的人們,凜的膚色因為不常外出的關係可說是鎮上最白的人,加上他的五官不如他們立體,在大街行走引人矚目,更令他不喜外出,總是拿著突然入鏡的事物東想西想。

『兒子,發情期到啦?』偶爾父親在晚飯以前回來,碰巧遇到凜盯住行人的模樣,總愛調侃幾句。

兩個男人說話沒有顧慮,凜揮揮手要他趕緊走人:『入不了眼啊。』

『我知道我知道……』父親一副過來人的姿態點點頭:『確實是有點普通,但放在一群東方人裡面也算上等,要是依照本帥哥的眼光推敲,隔壁的小姐長大應該也屬中上!人要放眼未來不能只看現在,上吧!兒子!只要不搞出人命爸爸我全力支持。』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20.

即使分手了,只要自己身為學生的一天就還是得如往常去學校報到。凜送江回家以後逕自往學校走去,她沒聽母親的勸和凜好聚好散,而是將自己關在房間,母親笑話她天真卻仍替她向學校請假。

凜的精神力超乎江的想像,至少她自己做不到那樣將感情與工作抽離,她一向不是個好性格的女孩,一向自私,沒有辦法在遭受打擊的當下立即振作,而凜的性格比她要來的敏感,是什麼原因致使他得以喬裝下去?

兩人都同樣在乎,但江跟凜卻像面鏡子,他所做不出的江替他表達。

在掌心畫一個圓,然後將兩個圓合而為一,代表永結同心。這是江最喜歡和凜玩的遊戲,在床上彼此緊握,她記憶著凜的溫度,記憶他肌膚的厚實,然而現在只剩下江一個人,她發現這個遊戲還是能玩,只是不好玩,因為再沒有人會因為她這樣的做法而笑,再沒有人因為她這樣的做法而感動,再沒有人,會用那樣不燙人的溫度而緊握。

──逃跑吧。

指甲劃傷另一端的指頭,淺淺的血痕,許久許久才凝聚出一滴血淚。

凜的聲音迴盪在耳邊──逃跑吧,逃到除了我們以外誰都沒有的地方。

他的聲音,儘管把耳朵全部堵上還是能清楚地聽到。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19.

揪緊揪緊……

松岡江萬分扭捏的拉拉衣襬,素白的襯衫並不合身,長過她的手臂被反摺三次才剛好成為九分袖,衣服掩過她的臀部,怎麼看都是大於江身材尺寸的衣服,領口的部分就算把扣子全部扣上也還是留有很大的空隙。

不知是不是因此容易感到不安的關係,江一路緊跟著凜,看他把兩人的衣物扔進洗衣機裡,按下開關之後洗衣機開始轉動,凜聽見小小的吸鼻聲,遂又捧著江的臉頰看,她的眼睛還腫腫的,嘴巴翹翹,粉嫩粉嫩得很可口的樣子,凜便忍不住又把人抱緊搓揉,在懷中吻著。

有記憶以來,江還是第一次在哭得這麼傷心,在外婆死後還是很久沒哭的這麼厲害了。那個時候,凜牽著她爬上公寓的樓梯,江還能看見他抬臂拾淚的尷尬模樣,於是她稍稍施力捏了捏,凜會意地看她一眼,開了門。

拿出新的盥洗用具給江清潔,冰條毛巾給她敷著眼睛,他讓江在浴室裡洗去一身汙汗,取了件對江而言比較長的襯衫令她換上,雖然找衣服的途中被江撒嬌著拉去一同沐浴,該做的,不該做的全都做盡了,除此之外再沒有什麼好顧忌的,要說的話傾聚這晚全部敞開,也許是最好的時機。

凜賴在江的肩上一路推著她走,他的公寓不大,浴室出來就是廚房跟客廳,沒有所謂的臥室,冷氣還是當初父親閒地方太窮酸給新添的,要不是凜拿著費用明細要父親自重,估計注重生活品質的父親會連出租的房子都不知節制地裝潢起來。

逕自在榻榻米上坐下,江盯著凜有些不好意思,她不敢學他照樣就坐,因為襯衫裡面什麼也沒有,就算跟凜關係再親密,她所受的教育與觀念也無法讓她那樣『開放』。

凜先是不解地歪頭,隨後瞭然地把江抱到大腿上,他環臂抱著她像對待一個心愛的娃娃。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18.

江看著滿屋子的東西瞬間一掃而空,失控的大叫。

開學第一次的期中考,松岡江所就讀的班級,全班三十六人、遲到零、缺席一人。松岡凜在門外盯著那幾個大字,他不是刻意要到這間教室裡來,是因為身為幹部的他碰巧被老師指派來這個班級傳導事務罷了。

視線在班級裡頭擺盪,凜機械式的講述項目,餘光發現她在座位上拿著色紙凹凹摺摺,隔壁排的男同學向她搭話,她搖頭說些什麼,手上的紙便被男同學一把奪去,男同學靈活的翻翻指頭,原本平面的圓弧左右一攤,瞬間變成一朵散開的波斯菊,搖曳生姿。

江驚奇的傳喚隔壁桌的女同學圍觀,兩個同在摺紙的女生研究著波斯菊的摺法,男同學見被晾在一旁有些尷尬,拉拉江的馬尾對她倆指指自己,隨後便拉近椅子又拿張紙摺出一朵玫瑰……期中考當前,要不是松岡江所處的班級皆是資優生,凜想他們絕不會如此游刃有餘地在考試前十分鐘還玩摺紙。

和班導傳達完事項後便要離開,凜走得很慢,畢竟期中考這事對已要畢業的三年級來說根本無關緊要,因此他一點都不需要擔憂時間問題。江最近對男性不如以往排斥,凜想起剛剛那男同學的舉動,要是貴澄在的話或許不會像他這般淡定,那個人只要一遇到自己關心的人的事就不行了,不過凜也沒有看得比較開,雖然不想因為那點小事影響心情,還是多多少少被打擊到了。

他在座位上戴著耳機,轉著筆,畢業生的身份並沒為他帶來多大好處,相反的,導師們交代的事務更為繁重,他每天都讓自己像狗一樣來去奔波,好幾次放學讓自己學會不再到她家的路上折返,他讓自己對現世的一切麻痺──凜疲憊急了。

回家後,信箱裡收到一封父親寄來的信件,從伊朗寄來的,要他畢業後立刻離開日本,裡面附有一張機票和地址,要他到舊金山一個什麼地方,說是朋友的女兒想見他一面,日裔美國人,漂漂亮亮的條件不錯,順利的話就結為連理也不反對。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17.

一張通往英國倫敦的機票洋洋灑灑的碎裂成片。

凜眼中的熾熱就彷彿連她的心都切割開來。

他好想用手術刀尖銳的鋒刃在她胸口剖一道縫,挖開來看看裡面還剩下什麼。

『看來你是比較中意回去澳大利亞。』母親沉靜的收回視線,她什麼大風大放沒見過,不會因為這個無禮的舉動產生任何動搖,而兩人間隔的桌上尚有另外一張通往澳大利亞柯本的機票:『這是我和你爸決定的事,回去吧,找個藉口分手對你們兩個都好。』

頓了頓,又道:『不過你現在剛開學,立刻就走未免引人懷疑,反正你這學期讀完就畢業,畢業隔天就走,機票也定在那天,剩二個半月夠你好好跟江道別。』

『妳憑什麼有資格這麼做?』二選一的機票替他找好未來的出路與住處,倫敦與柯本各有父母認識的熟人,透過關係替他謀得不錯的職位,既能防止他與江再保有聯繫,又能請熟人注意他的動向,說白點跟監視無疑:『妳憑什麼覺得我會傻的答應妳?』

『因為你無法給她幸福。』母親一提到江,凜變得沉默,她撫著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道:『你們兩個在一起沒有未來,江是個很單純的女孩子,會想和喜歡的人組一個家很正常,我不認為你有辦法解釋清楚無法娶她的事。她遲早會發現不對勁、遲早會產生不安,你也不會愛她永遠,現在的喜歡只是基於久別重逢的新鮮感,你對妹妹的保護欲罷了,你性格太過深沉,不適合江,倒最後也肯定是她甩了你。』

嘲諷譏笑的神情重重打擊著凜:『你不會想告訴我,江現在對你百分之百信任,不曾起過一分懷疑吧?』母親看出凜的動搖,她知道自己猜中了,江雖然像個涉世未深的孩子,卻對人的情緒觀察很有一套,凜跟江相處越長久越容易產生破綻,那便是她該要攻擊的要點。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翦琉:

6/30本來要更新的,但我忘記了,就想說乾脆7/1來更新好了,結果還是忘記了,現在趁記得就趕快更。=v=(是說我完全把POPO原創往那邊給遺忘了糟糕)

16.

清醒過後才知道夢與現實的差距。

十點零八分,江在床上盯著凜好久好久,久到呼吸的頻率與心跳接近一致,昨晚凜非要自己先睡了才肯闔眼,他那麼晚睡連部活遲到都不曉得,江早一步替他聯絡過遙請假,將近一小時都這樣不說話盯著,像個沉默的變態,她咬住指甲暗自嘲諷。

窗外的陽光曬到凜的臉頰,他皺皺眉頭張開眼睛,伸手搓揉兩眼,頓而驚醒,江一臉默然的開口:『安心睡吧,替你請假了。』

無力的臥倒,似要掩飾不悅的表情而遮住面容,江知道凜一向自主不要人替他做決定,可木已成舟,他就是想對她發脾氣也於事無補。

『下次,直接叫我……不管多晚睡我都會起來。』凜悶悶說,江扁扁嘴嘟噥:『一整個暑假都在搞社團,有空就休息嘛,我不想你總是為別人忙。』翻個身直接下床,凜呼口氣不能認同:『我是部長,不能無故缺席。』

『部長又不是董事長,社團沒你一天不會怎樣。』敞開衣服讓凜套上,凜蹙眉自個兒扣扣子:『不能這麼不負責任。』江瞇細眼睛,背起韓劇裡女主角的台詞:『就只會工作工作,你這個沒工作就活不下去的男人。』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15.

『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人的習慣還是那麼不變,妳仍像以前喜歡一個人在夜晚思考,媽媽。』

沒有溫馨的噓寒問暖,沒有了咖啡與奶香,凜和母親在夜裡相對而望,長年的分別使兩人無法順利對話,連視線的交集都像刻意迴避,那般疏冷,孤寂。

她是他的母親,彼此卻以最糟糕的情勢相認。

『這些年來,你跟著你爸都在做些什麼?』

彷彿早已知道,凜回答時並沒有絲毫疑慮,倒像只是說出準備已久的話語:『離婚不久,他換了工作,帶著我和芬朵居無定所,直到我要上高中才讓我一個人回國,在這裡的親戚家旁租了房子。』頓了頓,凜拿出手機,社群裡頭有父親的現況紀錄,其中有張最新的自拍照,是父親與一名外國女子拍的相,凜見怪不怪:『……他現在人剛從阿拉伯離開。』

這些顯而易見的事江早透過電話告訴她許多,他一定知道這不是她要的答案,可惜真相也就只有這麼多了,凜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他還是一樣那麼自由奔放。』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14.

命運的安排總是巧妙的令人啼笑皆非。

暑假最後兩天,自琉球回國的花村千種,第一件事就是在岩鳶機場聯絡自家好友,順便探探愛寵的境況,他們這次回來的早,一方面怕琉璃不適應環境、一方面又是帶著對好友的愧疚而來。畢竟因為有琉璃的關係,沒有照顧寵物經驗的江勢必無時無刻趴在琉璃身邊,肯定讓不喜歡寵物的凜心裡難受。

一聽到花村明天要來接小琉璃,江更是不捨得離開琉璃,反觀凜喜出望外的哼著調兒,任江伴琉璃渡過幾個小時的相處時光,琉璃也安分,任江這樣黏著,絲毫沒有不舒服要脫逃的跡象。

直到夜晚把燈關上,凜才發現琉璃在當晚異常的安靜,人人都說貓是有靈性的動物,琉璃更是如此,牠站立在窗檻上肅然不語,銀白色的月牙照耀著淺色貓毛,溶入了黑夜,彷彿要將過往一切做個切割,遺世而獨立。凜看不透牠在想些什麼,又想想不過是一隻貓,真懂得人之常情?

然而琉璃這樣乖順對他而言也有好處,至少他終於可以好好跟江待在一起,不必再有許多怨懟。

他如願以償地欺著江的臂膀沉下腰椎,她的雙腳彎曲、眼泛淚光,羞紅的面龐舞出嬌媚,枕套上她的情慾散布毛髮溫柔地無限蔓延,連日以來的壓抑像夏季的瀑布瘋狂暴漲,潮水般湍急的小溪將彼此掩沒,他覺得自己不是自己,忘乎所有的討江索要。

那一晚的荒唐與疲累,凜始終記得琉璃湛澈的眼瞳,眸光炯炯,直盯著兩人,收縮的瞳孔尖刺般折騰,彷彿在責備他們的悖德,宛如連日以來的防備皆是刻意,上蒼的安排,可凜卻硬要逆天而行。

他在迷迷濛濛的早晨醒來,空氣中有淡淡的檸檬味道,江注意到他的動靜而醒過,四目交接,江揉著眼睛往他懷裡蹭去,她的四肢無力癱軟,使凜想起前夜的纏綿不好意思起來,江只是笑笑替凜把頭髮梳理好,她依偎過去的時候沒想過凜的情慾會再度燃起。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13.

柔軟的毛毯把籠子的縫隙填滿,貓咪用牠的爪子刮掉籠子的漆,生鏽的紅桐裸露在外,牠興致勃勃的眼神炯炯燃亮,一絲不苟的把漆皮去除,漂亮的灰色眼眸裂開一道口。

自幼養育著牧羊犬芬朵,讓大腦中每一個細胞對飼養動物產生排斥,松岡凜不會想到總有天自己會因為女人的關係而退讓,特別是心愛女人的朋友,花村千種。她是個怪異的女人,深知松岡江是他的軟助,耍弄陰險手段讓自家貓咪進駐江與他的地域。

俗話有云:寵物跟主人感情越好,行為舉止越像主人。凜肯定花村千種跟自家寵物是超級麻吉,因為本該關在籠子裡的,如今竟待在籠子外側,當初被送來時花村還以寵物專用推車護送到府,而縮在角落瑟瑟發抖的,反倒是那些稱霸在下水道四處亂竄的溝鼠……

忍著嘔吐的衝動,凜待在與鼠貓最遠距離的角落,硬是逼自己不去在意。

『嘿咻。』小小的施力,江拿起褐色布巾蓋住籠子,呼呼兩聲抱起波斯貓,項圈上的鈴鐺應景的鈴鈴響動,可沒幾下,名叫琉璃的貓咪迅捷的掙脫,舔著前肢洗洗臉,在房間轉悠一圈,聰穎的判斷出床上的棉被是最舒適之地。

這種眼神他看過,像是芬朵正盤算哪家狗糧味道最好的表情,每個月被荷包剝削殆盡的凜最清楚不過,如同琉璃肚裡的蛔蟲,先一步把棉被塞進自己背部壓著,高傲的琉璃瞳孔收縮,瞇眼大大的打哈欠,搖搖尾巴在原地旋轉一圈,斜睨著凜,五秒定格,隨後,別過頭走開。

凜明顯的鬆一口氣,江始終雙手交叉背後看這一人一貓的較勁,很是擔心:『你真的可以麼?都第三天了,你還沒習慣小琉璃……』邊說邊往床上爬去,江躺在凜的懷裡:『還是你要先回家?畢竟小琉璃很乖,照顧牠不費事,你那麼討厭老鼠還有四天會很難熬。』

『不要。』凜的表情越變越難看,都怪花村千種硬要把貓塞來,現在不管出門進門都要先顧貓,怕牠髒、怕牠餓,尤其琉璃自在慣了,從不願進貓籠裡,一雙眼睛有靈性的盯視人們,像是昨晚想要親熱,鈴鐺作響,偏頭就看見窗台上,琉璃淺藍色的貓毛在月光下近乎透白。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12.

心的距離在盛夏的微醺裡形影不離。

兩人走在路上是隨處可見的甜蜜情侶,與世上任何一對沒有不同,凜牽著江在部員們曖昧嫉妒的視線下颯爽離開,他是自豪的,儘管這一切如鏡花水月,輕彈可破。

凜晃晃手中的提袋:『買了什麼?』

『衣服。』江笑起來,像花兒般燦爛:『覺得適合你就買了。』隨後又似想到什麼,睨著眼窺探,凜注意起她的小心謹慎,又道:『怎麼?』

『我怕你嫌我敗金。』江訕訕苦笑。

『妳做事懂分寸,我不擔心。』

江登時開心起來,哼哼小調和凜一起躲在樹蔭底下,一旁路過一間寵物店,年幼的犬貓在櫥窗裡四處張望,楚楚可憐的要人帶牠出門。

江想起來:『小時候家裡養過一隻蘇格蘭牧羊犬,名字我忘記了,不過我媽說牠叫芬朵,說我很疼愛牠,老是和芬朵在草地上滾做一團,弄的髒兮兮的。』江偏頭想想,忽覺夢裡一直出現的男孩子,或許就是芬朵的化身也不一定,又道:『小時候我好像也不住日本的樣子,跟你一樣,我媽告訴我住在一個擁有廣大草坪的屋子,屋外綠油油的,就像電視劇演的那樣,不過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11.

松岡江是第一次看見松岡凜在部活的模樣。

水泳部即便在暑假仍然有活動,以往江總在圖書館內看小說等他,今個兒剛與朋友購物完畢,看看時間恰好離部活結束三十分鐘,買的東西又不多,心血來潮,她掩人耳目的悄悄溜進二樓走廊,肘著腦袋鳥瞰整座泳池。

盛夏的熱氣壟罩住游泳館上下,泳池裡裡外外站著肌肉發達的男學生,站在泳池前的松岡凜不知跟部員說些什麼,完全沒發現江的存在,拿著紀錄版和部員打笑著不知走去哪裡?

空間裡的濕氣沾黏面上,伸手擦擦,江懶懶看著這座令男朋友著迷的泳池,沒有太多感想,聽見樓下喧嘩,一一點著部員的人頭,思著體育系的男生就是這樣,不爆出年級還真看不出來真實年齡,她發現凜其實不算高個兒,在水泳部裡幾十個都比他高。

然而在社會裡,外表並不等於一切,能夠領導眾人的向來是有本事的人。

捉住自己的馬尾從頂端順至尾部,江歛著眼睛細看,直順又柔軟,雖然髮尾有些分岔就是。還算滿意的拋回背後,她繼續觀察著泳池裡的一舉一動,就像見到新奇的事物那樣,儘管聽見細微的腳步聲也沒太搭理,畢竟樓下的聲音更是紛雜,江的心神正浮動著飄尋凜的方位,有一雙手卻陡然從後頭襲來,江微微一驚,男人的顎骨枕在她的左肩:『你什麼時候……』

『從妳進門就發現妳了。』他沉靜的聲音悠悠迴盪,漸漸撫平江的心,又輕而易舉掀起波瀾,放軟身子,躺在凜的懷裡,凜吻吻她頸,鼻子抽了抽,笑彎眼眉:『妳換香水?』

『嗯。』江羞答答地點頭,輕按著凜的手臂:『喜歡麼?』攤開,掌心涵蓋住手背,填補她指縫間的空隙:『喜歡,最喜歡。』側著身子歪著腦袋,他的吻是嗜人的毒,她上了他的癮。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10.

夜深了,柴可夫斯基的《胡桃鉗》是零星點點的夜空,牆外攀爬著要與鼠王決鬥的士兵,士兵帶著佩劍與毒藥,拉著竿子單手盪至屋口,屋裡傳來巫婆的竊笑,要營救的公主正在裡頭,士兵一把揚刀斬擊,空間震裂——

江聽著音樂在床上翻閱雜誌,書桌椅上扒著一件不屬於她的男性外套,陡然拉開的粉色簾幕帶來夏季的熱風,但冷氣裝置在床的對面,簾幕也很快被遮上,因此江並沒有注意到空氣中的微小變化。

少年鬼鬼祟祟的靠近床位;少年郎郎當當的抬起頭來。

雙方電光石火比手快,坐在床前揚起頭的凜喚了聲『喂!』,卻沒想過貴澄會硬是撲倒,江才拿起耳機,便覺身後重重一沉,有雙頭蛇將她腰部舔了一圈,江驚地縮緊小腹,轉頭看清那是貴澄,凜的手卻將她捧回,一雙軟舌糾結在一起,江什麼都看不到,身子一提,被凜自床上拉抱到懷裡,分離開來還有細細的水絲牽連,貴澄瞬間戰敗。

凜拖拖江的顎骨,沿著唇角吻去,江的眼前有些模糊,漸漸變得透徹起來,她的拳頭被凜壓在掌心擠在地面。凜穿著酒紅色無袖汗衫,結實的肌肉擠出胸與胸的凹陷,如此性感的身材卻無法吸引江的目光,她倒八的眉頭緊緊聚在一起,憤慨的眼眸泛起漣漪,不甘又無可奈何的瞪視凜緩緩轉正的頭顱,凜笑了,帶點頑皮的少見笑容,犯規的展示在江眼前。

他說:『他碰妳一次我親妳十次。』

這個接吻狂魔。江扁扁嘴巴,聲音是仍未恢復的柔弱,聽在耳裡倒像是撒嬌:『不要……你再這樣就不讓你來我家。』

江的反應在凜預料之中,他知道江是個認生的人,相反利用這點總有天她將會習慣成自然,因此在一次次的試驗中,凜已經對接吻駕輕就熟,江則是被他弄的心煩意亂,現在都不怎麼和貴澄摟摟抱抱。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因為感冒頭昏腦脹成智障的翦琉:

剛剛進來痞客邦發現背景變了,結果我愣了一下說:「這誰家啊……」(十秒後我想起來是我昨晚自己犯賤自己改的)20150526

09.

時間過得很快,期中考轉眼過去,鮫柄每次大考都會排榜,凜跟江此次毫無殘念的拔得頭籌,登對的叫人刺目。而貴澄的成績突飛猛進到第五名,揭榜的當天,指導老師摸摸自己金光閃閃的禿頭,說鴨野同學總算知道不再玩女人了,老師果然教導有方云云……聽的貴澄一肚子火,重點是他根本還是處男,怎麼叫不再玩弄女人啊?

然而當他看見排行榜那時並沒有太大喜悅,一雙死魚眼狠狠瞪著第一與第五的差距,龍崎怜本就看他不順眼,此時拍拍他肩,以年級第二的高姿態打算說話,凜不知何時站在一旁,沒什麼起伏的語調搶先道:『進步很多嘛。』

『閉嘴,唯獨不想讓你這麼說!』

看貴澄一臉窘樣,怜整個爽歪歪地笑拍他背。

反觀真琴跟遙和渚的成績下滑許多,渚自幸運七排落在撒旦的十三,遙則是自第四降格至自己的名字,真琴從第五高空彈跳到第十二,儼然是所有人之中最慘烈的。第一次拿到如此凌亂的成績單,三人不由得嘆口大氣。

『怎麼辦,回家會被媽媽罵的……』渚甚至哇哇大哭起來。他的長相其實不差,就是稍嫌稚氣了點,偶而嚴肅沉默則會散發出一股誘人的媚態,不像是男人,淚目微微一閃,引起周圍女學生的母愛,紛紛摸頭送他禮物逗他笑。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08.

圖書館、冷氣、學生、筆、目光。

江低著頭猛按著自動筆,筆芯如同嫩芽萌生,又在新生之時受風雨摧殘,太陽的火光熾熱的托起,正面是狂風豪雨,一冰一熱,水火不容。

貴澄是那道寒冰凜是火。

自從去到遊樂園玩完,凜答應要幫江補習的隔天,江依約到圖書館待著,不過要送她回家的提議還是給江婉拒了,瞞著貴澄沒說,偶而凜搬著書路過會來指點她二句,但真正的補習還是在凜部活結束以後,而貴澄不知從哪得知這個消息,當天兩人部活結束紛紛出現在圖書館,逕自無視對方陪她讀書。

自那以後天天如此,一次能解釋巧合、二次是偶然、三次甚至三次以上流言滿天飛,還好幾乎都是充滿正向的流言,指導老師私下還以欣慰的目光拍她肩膀說這樣很好。

沒有人真正理解江被擠在中間的為難與無奈。

因為只要一不小心就會讓兩人吸引過去,如果她正看著凜發呆,貴澄會用極度冰冷的聲音對她說:『與其花時間分心在『多餘的東西』上,還是乖乖念妳的書。』

如果她正看著貴澄發呆,凜會以嚴厲的聲音對她說:『要是妳不想念書就早點回去,省的浪費時間。』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07.

五個小時一晃而過,若不是這五個小時,男孩子們不會知道女孩的毅力有多麼堅強,特意去做四趟雲霄飛車、三趟自由落體以及各種刺激性遊戲,真琴、遙、怜三人率先陣亡,渚和其他女孩玩瘋在一起,要不是貴澄說他有點口渴,女孩們爭先恐後去買東西,這幾人肯定沒有辦法休息。

『你們沒事吧?』貴澄的精神與體力不正常的強,五小時玩下來都整不了他,反而整死自己,渚則是早已忘記目地,哈哈大笑說還想玩,被怜惱羞的拉扯面皮哇哇大哭。

『女孩子可是很可怕的喔。』

『哇哇哇,說的好像你很懂的樣子。』真琴苦著臉,現刻的他極度不爽當中。

『我是很懂啊,懂她們的恐怖之處。』貴澄不以為然地笑笑,隨後站起身來,真琴立即有股不好的預感:『等等,你想去哪?不會要偷跑吧!』

『就是這樣喔,剩下的交給你們了,好好加油吧。』

『等一下,不可以這樣,你走了我們怎麼辦!』臉色由青轉黑,真琴扒著貴澄的褲管不放,他已經受夠女孩們的活潑了。

這樣的場面其實有些噁心,可貴澄並沒有太多想法,無奈一笑:『我擔心江,剛剛把她一個人丟下現在肯定還在生氣,我要去找她。』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06.

一反夏季接連的雨天,此時的天空是漂亮的蔚藍色。

離佐野車站大約三十分鐘的車程能到達較為熱鬧的津和町,五年前為了促進觀光,地方政府聯合民間企業在近郊區開發大片土地,建立以卡通人物為主題的遊樂園,標榜有全日本最盛大的遊行為賣點,每週六固定舉辦,帶動起周邊產業與特色小吃。

周休六的上午,遊樂園的售票處,松岡凜搔著頭,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略為尷尬地瞟向左邊站著的便衣少年,他的衣著說不上得體但倒也整潔,白色的短衫配上淺色牛仔褲與球鞋,胸前垂掛著銀製飾品,慵懶地垂著視線,打著呵欠像沒睡飽的樣子,看起來有些調兒啷噹,偏偏上帝賜予他一張好看的臉,英挺的五官與結實的身材,朝來許多過路人的注目。

想起終於要到松岡江手機號碼的隔天,本來想隱瞞到最後,卻因敵不過渚的窮追猛打而招認,鬼點子最多的怜很快便發現電話的可用之處,擅做主張提議乾脆讓凜約江出來。

『畢竟兩人親也親過了,相處的目的就是『追求』明顯不過,與其拐著彎子不如開門見山來場約會敲定感情順便決定終生豈不更好!』

於是乎──以如此荒唐的方向讓參謀總長真琴決定地點,行程由愛玩的渚負責策劃,邀請的方式就請擅長寫作的遙來擬稿,而主角松岡凜只需按本宣科,把江邀約出來就行。

計畫如此的完美與簡單,眾人唯一忽略的就是將自己妄想的因素與美好夢幻強加在『松岡江』的身上。

松岡江也不是第一次給男孩子追求,更明白佐野町的附近沒有太多好玩的地方,因此鄰近的津和町,最具指標性的遊樂園便是江最長被邀約的地點,也是江和朋友們不時會去的場所。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05.

有些鳥類一出生就帶有『印象』的習性,他們會跟隨眼中第一個看見的東西,大部分的人,將此喚作『雛鳥情節』。

自有記憶以來,江一直都住在外婆家,母親因為工作的關係考慮到江年紀還小加上自己沒有多餘的心力,整整和江四年只見過四次面。或許是溫柔的外婆填補江心裡的缺,不知為何,她從來都不好奇攸關父母親的一切,直到,外婆死了,許久未見的母親出面迎接,那時江已經上小學四年級,和母親的第五次見面。

母親一面哭著一面伸手擁抱了她,江在那一剎那才流出眼淚。

搬到佐野町後和貴澄做了鄰居,他是她第一個認識的人,這個像太陽般笑著的少年帶江走出外婆之死的孤寂,因此江對貴澄擁有難以割捨的雛鳥情節。

兩家比鄰而居,江和貴澄的房間戲劇性的隔窗相望,初來乍到,他並沒有對這新來的鄰居產生排斥,小時候江常常因為貴澄突然打開窗簾而嚇到。

第一次她被他嚇哭,同時也是江新搬去的第一天,她開著窗子認識新環境,他開窗想認識新朋友,他朝她伸手,卻忽略了距離,爾後想起最快的方法便是直接到女孩的面前,前後相隔二公尺他竟作勢要跳過去,江叫他不要,但男孩子血氣方剛屢勸不聽,直直從二樓高的地方摔下女兒牆,江慌的大哭,可他只是受了點小傷,站在庭園裡挨罵。

當天晚上,貴澄在緞帶根部綁上紙團,朝著江的窗戶敲著,江疑惑的拉住,貴澄告訴她,代替握手的招呼方式,從今以後就是朋友。

現在長大了,他們的手仍是無法勾著對方,緞帶成為兩人聯絡時的暗號。想要聊天就會把紅色的緞帶綁在腕上,靠在欄杆處敲著貴澄的窗,她能從玻璃的一角知道他在看書或聽音樂,但不論貴澄正在做些什麼,江總是能如願盼到他的回應。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第一印象》

04.

如果說,兩人在辦公大樓交談了十幾分鐘,真琴他們什麼都沒看到都是騙人的。

『接吻了耶。』

『接吻了呢。』

『動作好快。』

『不愧是凜,平常一副木訥臉,私底下還是個悶燒,要做也是做的不錯呢。』

然而渚、怜、遙、真琴四人並沒有過於喜悅的感覺……怎麼說呢,突然不擅跟女人接觸的凜,長大了呢。

怎麼說呢,就是覺得:『好寂寞啊。』四人異口同聲。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