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日誌 ♥
《醋罈子》的通販調查

 

開放回應中,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喔~♥(´∀` )人

 

   POPO原創 (等搞定《醋醰子》之後會把出版的本子全文上架在這裡)

 

  2018/07/07

目前分類:【凜江】《戀人》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ree!/凜江】《戀人》

6

眉毛緩緩地彎垂下來,宗介以無可奈何的聲音詢問:「你們又在幹麼啊?」

江「我」個半天說不出話,身體僵立在凜的腰桿;故作自然地把人推開,凜寬寬衣袖,把扣子扣上:「你來幹麼?」

「這個,你忘在桌上幫你送來了。」他揮揮掌中手機。

「喔。」

「好歹也說個謝謝吧。」

「跟你那麼熟了,不用道謝也知道我很感激。」聳聳肩,凜面上卻看不出絲毫感激之意,接過宗介拋來的手機隨意點點螢幕,看見沒電了就拿充電器插著,邊問:「不說這個,我媽呢?她人不在家?」

「在喔,就是她叫我直接上來,說是等等就端茶過來。」宗介席地而坐,拉了拉還處在當機狀態的江,她正滿是懊悔地掩面叨唸:「被看到,被看到了」對羞恥的場面被發現感到介懷不已。

宗介笑了笑,藉機把人拽近身旁,爽朗的笑道:「沒差啦,妳喜歡肌肉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反正我又不會說出去。」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Free!/凜江】《戀人》

這次中午不去麥當當而是換去肯肯基,後者並沒有像前幾天那樣擠的水洩不通,也或許是他們來的時間早了,上去時二樓位子還很空,很順利就找到位子坐,唯一的缺點就是空間不夠大,最大的桌子也就只有靠窗邊的那種方桌。

凜這次特別關注種人座位的安排,不料渚這程咬金,竟大剌剌的說想要跟江一起坐,所有人都明白他並不是出於什麼心機而只是『想』而已;可當他如此神經大條地脫口而出,換來的是凜與宗介兩大護法把江圍在中間,各自都看向左右,忖著頭不理會渚在一旁吵鬧;心軟的真琴本想把中間位置讓給他,卻因敵不過迎面而來的惡勢力,同遙一起配合的把渚擠到邊邊角角。

雖然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了,還是感覺有些尷尬,江嘟嘟嘴巴,拉拉凜的衣襬說:「我想要坐外面……太明顯了,不要。」

凜的位置與渚相對,他盯著江看了好一會兒,猜不透在想些什麼;今日的凜一直都是這樣面無表情,江根本搞不清他是不是在生氣或是不爽什麼?

低下頭瞅著,凜嘆口氣起身,欣喜的江讓凜先坐到裡邊,正當她要坐下的時候,手被凜抓住,整個人如同重心不穩地跌坐在凜的胸前,雖然桌子與椅子間隔的寬度夠大卻還是有點擁擠,江驚愣地轉頭,沒有一個人敢回應她求助的視線,只見凜看著渚說:「就坐這裡,這裡最舒服。」

「不要不要,太丟人了哥哥!」

豈料,渚只是一臉欣羨地,絲毫沒有半分嫉妒或憤怒流露,凜的笑容垮了,挨不過江的掙扎讓江坐到外面的位置。

這才悶悶地拿來可樂欲飲;身旁的宗介雖默不作聲,底下卻用鞋跟狠狠採住凜的腳,凜痛得扭曲表情,掙扎開,以牙還牙,宗介不服輸,對上凜挑釁的笑,暗潮洶湧;各自都在江說想要吃雞肉的時候停止動作。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戀人》

 4

她有說錯麼?

沒有,但正因如此才感到氣惱?

凜因為賭氣自己先到俱樂部游泳去了;升上大學,學校雖然有設立室內泳池,但是做為教學用只在固定時間才會開放,因此藉著關係,凜跟遙他們在笹部教練的俱樂部打工,換取閒暇時的水道使用權。

偶而江會過去替他們記錄時間,或是送送便當,只不過因為家人都有準備,也只有在意外狀況時讓江去外面幫買吃的,或是一群人出去吃,而今天就是一群人相約出去吃飯的日子。

大抵是因為接近正午,陽光秉退了烏雲,看得見蔚藍天空,但是氣溫依舊有些冷涼,雲層厚重,飄浮在屋子上空,宛如隨時都要崩塌那般壓抑;江踩著布鞋往前直走,在心中猜測著凜的心緒,邊滑著手機邊走路,到的時候剛好是約定的前五分鐘,江躇在大門前想了想,乾脆繼續滑,坐在館外的板凳上,打算等他們走出來再會面。

因為無聊,她翻出早上趁凜熟睡時拍下的照片,點點設定,換成螢幕桌布,然後繼續流覽網頁,滑的專心,絲毫不覺有人正悄悄窺看自己的一舉一動。

「诶——還真的是,很喜歡凜醬呢。」稚嫩的嗓音從後頭響起,卻又帶點無力感,江被那話嚇的一驚,立即回頭左看右看,見沒人,疑惑的往腳邊視去,就見渚忖著下顎,蹲在下方,說:「真好啊。」

「渚……為什麼?」話說到此打住,感受到後方數倍的壓迫,江詫訝地回過頭去,迎上學長們調侃的笑,再一轉頭,手機已經給調皮的渚奪過翻看了。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戀人》

 

不一樣……跟那女人的感覺不一樣,要是要了她,有種江會壞掉的恐懼……不行,他做不到,就因為自己已經給媽媽毀了,才更無法做出跟那女人一樣的事。

自那以後便一直延宕到現在,凜每晚都跑去江的房間,事情辦完就走,一刻不願多待,他習慣擁著江入睡,偶而帶她出門,多撥出時間去陪她,游泳時也帶她去看自己練習,一步步讓江接受自己,漸漸取代那隻兔子的地位。

只是凜不知道的事,那隻娃偶在江心中並不能代表什麼。

江現在二十一歲,也差不多該是時候從處女畢業,成長為大人了,凜不希望江一直渴求媽媽,他想要江渴求自己,想讓江成長為獨立的大人。

「我跟媽媽現在同時離開,只有一個人能留下,江選擇誰待在妳身邊?」

「我……」江為難的低下頭:「沒辦法拋棄媽媽,但也不想跟哥哥分開。」

「不行啊,江這樣遲早有一天會遇上修羅場的境況。」凜抿起嘴巴:「只可以選一個,我,還是媽媽?」

江再度把棉被抱在懷裡,搖搖頭:「大概……是,哥哥。」一個閃避,江往後退撞到牆壁,凜沒得逞,噘著嘴在前方鼓鼓左頰,江顧不得後腦的痛,雙手摀住嘴巴,細聲說了句:「都、都說了,不要突然靠過來……」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戀人》

 

——因為害怕,所以不想改變。

把臉從對方的視線上移開。

但因為眼睛長在對方身上,所以江並不能控制凜的視線,最多只能自我安慰的把頭轉向,凜欣喜的神情使人不安,江開始後悔,自己的決定,是對?是錯?

如果要從海邊回去還得一起搭車才行,這樣的情況有些尷尬,苦惱的想是不是要說些什麼緩解氣氛才好?凜便摸索江的臉龐,彼岸的風猶在刮著,他冰涼的唇靠在自己的,溫潤貼上,江對自己乾裂的唇感到不好意思,凜並不介意地吻嗜,熱情的擁抱彼此加溫,陡然退離,就見江尋到空隙重重的呼氣,凜忘情地捧起她紅噗噗的臉蛋說:「好可愛……如果這裡不是公共場所我肯定已經撲倒妳了。」

「诶?」如此這般像是性騷擾的話竟然從凜的口中說出,令江難以置信地張大嘴巴,凜要她別擺出這種表情,不捨地再狠咬一口,直到江因害羞而推開,凜才拉拉她手,說:「回家吧,坐計程車回去……太晚了。」

隨意在路上攔下計程車,雖然收費有點高,但是因為少掉巴士繞路的過程,回去大約三十分而已,凜跟江商量了下,選擇在住家附近的公園停車,他說:「如果這麼快就到家的話也太可惜了,就算多一秒鐘也好,我想跟江單獨相處。」

紅著臉頰,江發現凜是真的開心,她沒有想到只是接受兄妹在一起的事,竟然能讓哥哥開心成這樣?

一直以來都對女性沒什麼興趣的哥哥,別說是對他人告白,就是接受對方的情書都令他煩躁的想爆粗口,或許是母親的關係,凜對於女性一直都不太有好感,有些時候他甚至不太能明白江的想法,沒有共鳴;唯一不同的是,凜對於江的耐性遠大於外面的花花蝴蝶。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ree!/凜江】《戀人》

※原做為一篇全而寫,結果如各位所想爆走了,劇情不好切割,因此每篇更新字數不一,會盡量切的差不多字數。(慚愧,本來想瀟灑地說我寫完結了再放上來,結果還是……淚奔)

1

她一雙赤艷紅瞳自古老深淵爬出,僅僅凝望著、注視著。

曾有一說,此刻是由無數個過去所組成。

扇形的鐘擺搖搖晃晃,金屬的質地,切割空氣的聲音,時空的軌跡如此細細劃分;小木屋裡,擁有一襲亮麗黃羽的鸝鳥正在裡頭歇息,等待指針挪移至午夜零時,換日,便會發出悅耳的鳴叫。

兒時因為迷戀電視播演的歐美影集,仰仗著父親對自己的疼愛而央求父親買下的東西,算是江的資產、江的寶物,但不知從何時開始江不再期待鳥兒鳴吟,展翅高歌的模樣。

銜著指頭,慵懶懶的視線緩緩失去焦距,她看向下方約一米高的黑檜木展示櫃,裡頭五張幾十年的照片被相框保存地好好的、男女孩都喜歡的模型與公仔、出外旅遊帶回的紀念品,塵埃於每日定時的清掃失去蹤跡,紛紛化做一個又一個過往的刺激點,只要輕觸,便能回憶。

電視正播放著娛樂節目,裡頭是製作單位慣例安插的情人節特別企劃,邀請一堆俊男美女在節目裡玩著家家酒的配對遊戲,並以萬年不變的巧克力老梗做為遊戲的基礎,引發各種各樣的娛樂,供人嘻笑解愁。

母親正坐在電視機前,津津有味地觀看,哈哈大笑;一旁閃爍的光映照在江的眼裡,目不轉睛盯著,啃咬的指頭是輕輕含住,獨坐在餐桌旁,腦袋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