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日誌 ♥
《醋罈子》的通販調查

 

開放回應中,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喔~♥(´∀` )人

 

   POPO原創 (等搞定《醋醰子》之後會把出版的本子全文上架在這裡)

 

  2018/07/07

目前分類:【凜江】《短篇集》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凜江真的會死的翦琉順便掛個賀文的名義來耕耘:

寫這篇是意外,發出後才想到中秋節了,記得前年中秋賀文是宗江來著,那一篇我好喜歡啊,可惜了,宗介好可憐,感覺我每次都把宗介寫成砲灰。

啊啊,阿琉只是想發洩而已,絕對不是因為讀書讀到一半在偷懶,最近課業打工各種忙,加上又一直要考試快瘋了。Orz

然後LOFTER好久不見,這次直接發圖片(的網址),這樣絕對不會被屏掉了吧!突發奇想的阿琉真的超級聰明!(少自誇)

然後有木有看到我最近都沒發文,其實是因為(都被屏掉)的關係,感覺我再被屏下去,終有一天會被鎖帳號(汗顏)。

有空會再補上被屏掉的那些文章。 20150925

 --20150927修改,因為阿琉想起前年宗江字數有破萬,結果這篇凜江居然只有六千就覺得很不爽,於是加寫兼翻修了,嗯,算甜文,這次有保證。(挺胸)

 【Free!/凜江】《遊戲跟女人誰重要?》

江正在鬧脾氣。

凜轉轉手,沒不在乎的在一旁滑著手機。這一關的魔王真難打,咻咻碰碰吵的江的耳朵都要聾了,從『辦完事』後醒來就見他一直玩一直玩……就算忍著腳痠轉過身,凜也不看江一眼,她覺得自己被冷落,嘟嘴嘟了老半天,也沒人關心她好不好,那個人眼中只有遊戲。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凜江短篇】《裙》(FIN)

前言:先弱弱說一句聖誕快樂。

呃,這是賀文沒錯,嗯,是賀文,只是內容什麼的都是邊寫邊想,起先只是很單純想寫個不喜歡穿裙子的江,然後一發不可收拾,真正發現自己很擅長把『小事化大』這樣?;再其實賀文本來不是這篇,可是原本的賀文是以二周目為基礎去寫的,寫到後來都變番外了,良心不安的翦琉我只好……趕緊再寫一篇了。(´c_,`lll)

不過最近太偏心貴澄江了,本想說重溫動畫可是實在沒時間,於是只好重溫圖庫了,然後,發現江真的好漂亮!小時後的凜好可愛!長大後的凜帥爆了!凜江在一起除了萌就是萌!貴澄的陰影終於在我心裡消失了!喔耶!(等等!?)(-^〇^-)(-^〇^-)

不過因為是突然想的所以內容與聖誕節沒什關係,但也沒差吧?凜江高興就好,最主要是我開心啦,果然凜江寫起來最快了!這文只花我二天時間,讚!假日萬歲!ψ(::^ω^::)

 

《裙》

 相較於褲子的穿搭,人類最開始普遍流行的是裙子,早前穿裙子不分性別,人人皆可,而在歷經生活上的磨歷,人們發現穿褲子比裙子要來的方便行動,加上性別意識的滋長,漸漸形成男性穿褲女性穿裙的普遍社會現象,從前保守主意的觀念,甚至認為女性不得穿褲,女性穿褲就像是嚴重的社會事件,是對性別意識的挑戰!

然而隨著現代社會觀念開放,女性穿褲也不是多麼大驚小怪的事,甚至很多女性穿褲穿的比男性還得體。

也許因為這樣松岡江並不怎麼喜歡穿裙子,松岡凜在一旁看著她從衣櫃搬出一疊疊衣服整理,清一色不是短褲就是褲裙,連一件真正的裙子也沒有。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隨筆凜江短篇,自我抒發用的。(目前依照現實情況持續更新)

※9/23更新,隨筆《只是寂寞》同場加映──其實翦琉快胃痛死了。

※9/24更新,其實凜醬說的話都是別人對我說的,唔,不知道這個故事什麼時候能完結?

×9/22×

這是松岡江第三次聽花村千種在社群裡哭。

她和第三任男友快閃一星期交往,快閃一個月分手,第三次的時候江在隔日要打工兼上課的凌晨一點接到訊息,其實江那時早睡了,只是她很淺眠,剛上床不久,收到訊息也就點兩下......誰知道,事後就點不完了。

江其實很心軟的,收到訊息想罵也不是、聽也不是,哭不得,只好繼續聊,因此第三次的時候江去煮了碗麵,打開電腦,啟動備戰姿態,還要滿心防範凜在後頭放冷箭。

人類總是學不乖,喜歡在同一個地方繞圈圈。

其實江一點也不意外,這次花的戀人江雖然沒見過,可兩人交往的速度,實在令江難以相信,白頭偕老的美好結局會發生在現實世界。

江一邊敲著網誌暗罵,一邊回應花的訊息,對話從不見落錯,出神入化,凜在後頭看得嘖嘖稱奇,對於明天同要團練兼上課的他,夜晚沒有抱江便睡不好,只好在後頭玩著遊戲看江什麼時候有愛心、有良心,願意撥點同情心給她世界上最親最愛的哥哥。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9/13更新

※中秋賀文(姑且這麼認為罷?算是對最近辛苦的自己的『撒必思』?)

 

試著想像自己是一道空氣或是宇宙中最細小的分子,全然透明或無色無味,是用肉眼無法看見的存在,卻依然能保有觸動物體的機能。因此你除了無法被人看見以外,還是能做到所有原先你能做到的任何事。

所以,如今這像空氣、又像風、或者又該稱為幽靈的存在?回到家中,看見玄關處的花瓶與壁畫,另外還有明顯不是自己家的男用鞋刺眼地放在自身家裡,那麼──你會怎麼做?

躡手躡腳躡手躡腳……

現在他連自己的身體都看不見,連個影子也沒有,只是照著本能反應踮起腳尖走,直覺爬上二樓,一耳貼在最有喧鬧的門板上。

裡頭傳來一男一女的聲音,他將門──拉開一個小縫。

®

「宗介,拜託幫我拿一下字典。」江說完,低著頭又埋頭苦幹去了。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矢崎亞紀

Free!男子水泳部同人──松岡江←松岡凜X矢崎亞紀→山崎宗介

短篇系列:凜中心

矢崎亞紀高中三年幾乎都在澳大利亞度過,國中畢業她跟著父母移民至澳大利亞,就讀於當地一間女子基督教學院,學院的管制相當嚴格,傳統的宗教學院,全住宿制,門禁與察房時間為晚上十點,強調重視一般學生們的規律作息,是間相當有名的高等學院。

而松岡凜就讀的私立學院,當初入學實為保送入學,那間的水泳部雖不是最頂尖卻也是屬一屬二,每學期初會行部內比賽,比賽的排名以平時分數為依據,最終的結果決定能力分班的安排,偶而會有一、兩個教練保舉的名額能進入優等班,可惜凜待到高一末回國,仍不是那當中的其中一員。

然而這樣兩個差距極大、甚至不可能擁有半點交集的人,直到後來卻會糾纏在一起,是所有人、包括他們自己都想像不到的。

那是一次高中聯誼,凜是在被矇騙的情況下參加的,但是因為一身亞洲人的臉孔、再加上總是一臉『你們全部人都欠我幾千萬』的樣子,凜在聚會裡常常單獨一人,彷彿掛著『生人勿近』的牌子。

矢崎亞紀率先認出了他。

「凜?松岡凜……真的是你嗎?」

凜一人在吧裡喝著冷飲,盤算著看時機差不多就要回去,若不是那些看好戲的同學硬把他拖來,凜也不會出現在人蛇混雜的地方。一聽見自己的名,他的思考霎時中斷,轉向一名既陌生又熟悉的亞洲少女。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指甲剪

Free!男子水泳部同人──松岡凜X松岡江

澟江短篇系列

松岡凜,二十歲。

二月二日出生,水瓶座,身高一七七,體重六十八,AB型。

鳥取縣佐野町人。

父親在年幼時去世,母親健在,五年後改嫁,從佐野町搬遷至岩鳶町。

畢業於岩鳶國小,曾就讀佐野國小,於五年級轉學;連從小參加的游泳俱樂部也在同時期轉至岩鳶,認識了一生最棒的摯友,奠定畢業後前往澳大利亞的決心。

國中三年、高中一年都待在海外,高二時期回國就讀全住宿制的鮫柄男子學院,加入了水泳部,周末兩天心情好會回去,但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室外,游泳或跑步,心血來潮也會去逛街跟幫家裡跑腿買東西,喜歡收藏有質感的銀製飾品。

雖然說話粗魯、看起來有點不良,但卻意外地溫柔,成績優異,還曾經拿鯖魚餵棄養的小貓吃,還擁有崇拜自己的學弟,似鳥愛一郎,與雖然老是不正經卻在關鍵時刻意外靠得住的學長,御子柴清十郎,兩位在鮫柄學院認識的、較要好的朋友。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循著聲音走》

Free!男子水泳部同人──松岡凜X松岡江←七瀨遙

寫文百題系列:編號42.

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那一天,水泳部和集在學校頂樓的泳池舉辦聖誕派對,當然都是偷溜進去的,學校可不允許學生夜宿在此。

因為時間很晚,派對結束之後凜理所當然的善盡哥哥的責任把江護送回家;而不知是因為節慶還是快要下雪的關係,人行道上不僅車子甚至看不到半點人跡。

一左一右,凜和江兩人併肩走在只有他們的街道,就像身處只屬於彼此的世界,聽不見任何聲音。

深厚的雲層如乾涸的油彩堆滿整個天空,空氣是令人顫抖的寒,凜和江微微保持了距離,可不知是有意還無意,從出門至此凜使終將手插進口袋不願抽出。他時不時會注意江脖子上的那條圍巾,深紅色的圍巾一針一線像傾住所有心思,綿密柔軟的包覆江雪白色的頸項。

聖誕節少不了的就是交換禮物,遙在派對上送給江的手工圍巾……凜雖然對遙在美術方面有所造詣時有耳聞,卻不知他在那條圍巾上花了多少心思、又是怎樣的心思?

遙是怎麼看待江的?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牆上的字跡》

Free!男子水泳部同人──松岡凜X松岡江

凜江短篇系列

江在六歲的時候第一次學會寫自己的名字。

那個時候江和凜還睡在同一間房。

每當夜晚燈光暗下,他們會躲在被窩裡說悄悄話,江總把今天遇見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告訴哥哥,凜雖然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卻仍會靜靜地聽到最後。

直到後來凜去澳大利亞留學,回憶起這些往事的江才恍然頓悟──雖然外表是一副粗曠蠻橫的樣子,但凜總會在不經意的地方特別溫柔,這也是江不論和凜分隔多久,兩人的情感也不曾為此疏冷過的原因之一。

只記得那時江得意地告訴凜說:『我會寫自己的名字了喲!』

『喔,很厲害嘛。』凜哼哼笑著轉過身來,看著妹妹驕傲的模樣,靈光一閃便想測試她道:『那妳知道我的名字怎麼寫嗎?』

果不其然,江呆滯地張開雙眼,老實地搖搖頭,喃喃地說了聲:『不知道。』那模樣是未經世俗洗禮的孩子獨有的表情,並未有任何不甘或不服,單單純純,不理解得事情便明說,直接了當。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