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日誌 ♥
《醋罈子》的通販調查

 

開放回應中,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喔~♥(´∀` )人

 

   POPO原創 (等搞定《醋醰子》之後會把出版的本子全文上架在這裡)

 

  2018/07/07

目前分類:【魔法科/將雪】《一分鐘的無聲》(FIN)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分鐘的無聲》

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同人──一条將輝X司波深雪

寫文百題系列:編號40.

【Ⅴ】

房子光鮮亮麗,櫥櫃裡的物品均一律成雙成對,有著女孩子喜歡的那種精巧布置,桌面上有個長方形的影子,就在他坐位的正前方,一条將輝不禁意間觸了觸,忽而想到司波達也時常攜帶的那台筆記型電腦,使用鍵盤式輸入的電腦面積較大、摺疊式,現在這年代很少人這麼用,也就只有司波達也。

司波深雪擦乾雙手,沒有立刻回去而是轉身又去拿了兩個空杯,當她慣性地拿起寫有哥哥名字的馬克杯,司波深雪頓了頓,憶起司波達也離開家已經快二十小時了,隨後她搖搖頭,一条將輝還在客廳裡等著,她可不能失禮,便掠過哥哥的杯子,拿起後頭的另一個小茶杯。

熱一壺水,觸控板的溫度調到最高,等滾燙冒泡,她在濾網中倒進適量的紅茶葉。

一条將輝終於查覺到屋子裡的不和諧處,司波達也與司波深雪彼此是兄妹的關係,同住一屋簷下,然而他卻從醒來之後都沒看見哥哥的身影,這也難怪司波深雪給人的感覺一直都有些緊繃,原來是因為哥哥不在。

就等司波深雪從廚房走出,沏好茶,一旁放有小糖罐。

「請問司波達也同學呢?」不在嗎?他問。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一分鐘的無聲》

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同人──一条將輝X司波深雪

寫文百題系列:編號40.

【Ⅳ】

當身旁的吉祥寺真紅郎,喃喃嘀咕一句:「英雄難過美人關。」後無趣地走開,一条將輝的視線再度定曯於宴會場盛綻的一朵青蓮。

一条將輝自認自己絕不是外貌協會,他所被吸引的是司波深雪獨特的氣質,適宜的談吐優於在場眾多學員,她的一顰一笑逐漸牽動心中細微的思緒,他不很明白那是什麼,也許是算『中意』這類的情感,就像在萬眾叢花裡唯獨只想欣賞那朵蓮花,只一剎那,便再也挪不開視線。

在一条將輝逐漸失去意識以前,唯一記得的就是隊友的死,以及機械人在自己眼前爆炸、烈出閃光,無數碎石子砸在身上,然後他憑藉最後的生存意志進入一間民房,所幸前來的屋主是個女孩,一条將輝迅速隱蔽門後,請君入甕,女孩的背影相當纖細,弱不驚風,一条將輝掩著傷勢持槍挾持,實際上他連發出最後一擊的力氣都沒有,接著暗夜來臨,一条將輝沒了意識。

十三歲跟著父親上戰場,殺敵無數,他一直都對家族的爆裂魔法感到相當自豪,也從不信鬼神一類的傳說,只是有時──有時,午夜低迴,噩夢連連,導致他一向淺眠,又或許是從前訓練的關係,只要任何風吹草動便會驚醒,他從未睡過一次好眠。

「沒事的,我會陪著你,安心吧。」她輕輕對一条將輝說道。

一条將輝濛濛中似乎看見司波深雪的影子,手中溫暖的觸感,令他的身心彷彿有了依靠、陷入寧靜,他想,如果眼前的一切皆是幻境,那今夜的夢,也許是長年以來久違的一次好眠。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分鐘的無聲》

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同人──一条將輝X司波深雪

寫文百題系列:編號40.

【Ⅲ】

窗戶與血跡已用自動修復魔法清理乾淨,回頭也跟達也解釋過,但她隱瞞了有人進來的事情,尤其深雪在看見對方是誰後更加覺得自己是對的,卻又震驚得說不出話。

原來男人並不是男人,而是與自己同齡的青年。

青年的膚色偏深,臉部輪廓鮮明,高挺的鼻、修長的眉、睫毛長而上翹,身高健碩,著有第三高中的赤色校服,金色的校徽被血染紅,深雪只能粗略地替他包紮傷口,因為她並不會治癒系的魔法,所以非常緊張,只是照著家中的保安系統的指示操作,慶幸青年早已痛到失去意識,否則肯定會因自己的粗魯而更加難受。

青年是一条將輝,一条家的下任家主。

在新蘇維埃聯邦同步揮軍進攻佐渡戰役中,年僅十三歲就加入防衛線擔任義勇軍,和一条家現任當家一条剛毅共同以『爆裂』埋葬許多敵兵,是擁有實戰經驗的魔法師,而被授予『浴血王子』的稱號。

從第一次會面深雪就知道,一条將輝的雙手沾滿血腥,他全身散發著血液的鮮甜味,和司波達也非常神似,若是兩人在同一立場肯定也能成為朋友或是最佳勁敵,深雪的直覺一向很準,她始終能從一条將輝的眼神看出他對達也的興趣,甚至在九校戰結束以後,那興趣更是濃烈。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分鐘的無聲》

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同人──一条將輝X司波深雪

寫文百題系列:編號40.

【Ⅰ】

結束三日的出差,司波達也沉重的背包一放,屋子熟悉的氣味令人心頭一鬆、疲憊感湧上,察覺玄關有人進來的司波深雪立即迎上前去,只見達也寬厚的背部正微微隆起、解開鞋帶,司波深雪漾著發自內心的淺笑迎接:「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我好想你,哥哥。」

「我也是。」久違地迎接妹妹深雪的懷抱,然而深雪的積極主動卻讓達也感到一絲違和:「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沒發生什麼吧?」達也不著痕跡地瀏覽四周,所有家居都留在原位,沒有異樣,但仍是存有某種奇怪的氛圍,空氣中似乎殘有股鮮甜的味道。

「深雪……」達也顯然察覺到什麼,肅然蹙起眉宇:「受傷了嗎?」

深雪的肩頭驚得跳起,臉上卻沒有過多訝異神色,想必他連這點都猜到了,畢竟是一直熟悉的哥哥,她微微握緊雙手,生平第一次想到對達也說謊便感到難過,可是在深雪內心深處卻有道聲音,叫她不要說,不管對象是任何人,包含妳的哥哥。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