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日誌 ♥
《醋罈子》的通販調查

 

開放回應中,有興趣可以幫我填一下喔~♥(´∀` )人

 

   POPO原創 (等搞定《醋醰子》之後會把出版的本子全文上架在這裡)

 

  2018/07/07

目前分類:【凜江】《知足》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番外《花火》--。

『有人說分手後還能做朋友,但我們之間,我,和,妳──是兄妹不是朋友,連開始都沒有談何結束?

『妳說要結束我們的關係,妳說愛我,可我不知道,妳離開以後,剩我一個,我該怎麼辦?

『最近我也開始想起小時候的事,我喜歡鬧妳哭、逗妳笑,那是因為我喜歡妳,像對女孩子那樣的喜歡,男孩子表達愛情的方式往往從捉弄自己喜歡的女孩子開始,但因為是妹妹,我知道不可以,一直努力的不去想妳。

『起初,我還真可笑的以為我只是很在乎妳,因為是妹妹來著。

『啊,還有,我要先說,被同學嘲笑的原因不是因為妳,多半是從某次被問到說最重要的人是誰?當下的我實在是太傻了,真單純,只是因偶而的出神被老師一喊就嚇得驚慌失措,不禁意間、反射性地,腦子閃過妳的面容。

『──是妹妹。

『我這樣說了,連自己都嚇一跳,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從那時起,我就知道我喜歡上妳了。我大概是病了,才會產生這種錯覺吧。

『還有一次妳大概不記得了,也是,不可能記得的吧,畢竟是那樣久遠以前的事情。

『我曾帶妳去過河堤看煙火,但是偷偷溜出來的,只記得妳那時心情不好,應該是因為還不能接受爸爸吧,我記得妳總是很怕他、不願意靠近這個新來的陌生人,妳總是反抗或逃避,媽媽和我都看在眼裡,可妳卻從不曾跑來我這裡哭訴,這是為什麼呢?我不大懂,因為每次只要發生任何事妳總是第一個依靠我,唯獨對新爸爸就是從沒對我抱怨過。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下--。

整晚聽遍江的喊聲,松岡凜只覺得腰痠背疼,他的骨架像快散矣,趴在枕上喘口氣,如今他才明白理科實驗室裡的人體模型,形單影隻的被吊掛鋼架上是何等滋味了……真夠嗆。

左邊傳來狀似孩童的嘻笑聲……不,那幾乎可以說是恥笑,松岡凜立即不悅地轉過頭去,卻只見罪魁禍首學著他,臥在枕上以後腦勺面對自己。

冷哼一聲便往那人挨去,松岡凜噘著嘴問:「笑什麼,嗯?笑什麼?」一邊手也沒閒著,從江同樣酸軟的纖腰騷擾而去,輕輕在她耳邊、背部吹氣。

松岡江敷衍應道:「沒有啊。」一邊扭動身子,逃出凜的環繞。

「話說回來,做到最後幾乎都是妳在要……我可什麼也沒做喔?」凜在江耳後嗤嗤笑著,言行上的挑逗,極度煽情,陣陣廝磨江的肩與脖,呼著熱氣,江能感受那微熱。

「說什麼……還不都是哥哥……你讓人家這樣子的……」為難與羞怯令江的唇抿緊一起,胸前的圓頂被深淺不一地揉捏著,她不懂得,儘管身心俱疲,為什凜總是能引發她生理上的反應呢?為什麼?只有凜才可以呢?

「還敢嘴硬,妳的身體誠實多了。」然而凜此刻並摸不透江的想法,做為使江永遠離不開自己的手段,只有讓江接受自己、習慣自己,變為江生命中唯一的選擇……永遠的。

「哥哥!」江因害羞而怒斥著凜,凜卻毫不在意地,甚至有些厚臉皮的回道:「幹──麼?」懶懶的聲音。

他從背脊一路吻至江的腋下,舌尖感知海水的味道,只感到有股鹹澀,一點也不甜,凜連帶將甫自體內產出的透明液體吸附回收,沒什麼味道,可滑順滑順的。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

在蛋上灑了點鹽巴,順手一翻,等了幾秒將火關起,一顆半生不熟的荷包蛋完成。

松岡江的早餐其實很簡單,一杯熱牛奶和一塊奶油草莓烤土司,至於在一旁的熱咖啡和火腿蛋吐司則是為松岡凜準備的。

松岡凜一副睡眼惺忪,梳洗完後撓撓蓬頭亂髮便走進廚房,江和他一同穿著家居服,正在清洗甫煎完蛋的平底鍋。

以往只要是假日江便會下廚做些簡易的早餐,然她不喜喝咖啡所以早餐只有熱牛奶、土司絕對是厚切抹上一層鹹奶油搭配草莓果醬;而凜吃的倒是比較隨性,除了固定的拿鐵之外,江總會製作不同的餐點搭配,所有的習慣都和回憶裡的一樣,令人懷念。

也不說話,松岡凜就那麼躇在門口,直到江擦乾手轉身發現他,嚇了一跳,她邊責怪凜默不作聲邊幫凜整理亂髮:「來了怎麼不出聲,嚇死人了。怎麼,還想睡嗎?」江雙手捧著凜的臉,但見他平靜的表情無波無紋,江死命睜大眼睛卻仍看不出個透徹,凜的左手緩緩舉起,本是下意識的舉動卻在半空被誰擄掠,就看江滿是心疼地凝睇左腕上雪白色繃帶,柔柔以雙掌包覆,放置眼前,細細探看、細細撫觸。

「還痛嗎?」她問,慈和的散發母性光輝。

「沒事。」頓時感到一片暈眩,凜轉而將手抽出,輕點江的額,拍拍腦袋,牽著江就往餐桌走。說也奇怪,小的時候總是牽得緊密的手,那時心裡的感覺很是溫馨,直到現在長大,久違的除了懷念卻彷彿還有其他什麼,別與以往的『東西』。

一頓早餐結束的很快,收拾的也很快,凜掛著耳機躺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翻著雜誌,看著江從廚房忙完出來看著電視,凜發愣幾秒,若有所思,爾後喃喃把江喚至身旁,以指順順江長及腰間的髮。

「頭髮,不綁嗎?真意外。」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

「知足之人,雖臥地上,猶為安樂;不知足者,雖處天堂,亦不稱意。」

不知道是誰說的,今日這句話一直縈繞在松岡凜腦海裡轉圈,悠哉游哉的似顆欠揍的雪球在雪地裡越滾越大,鬧的松岡凜夜不得寐、日不成眠,似魔音傳腦、鬼哭神號。

松岡凜賴在床上測轉身,春日午後,暖陽懶懶照射在窗上,鳥兒透過玻璃隱約傳來的鳴叫,一切鳥語花香令松岡凜愜意地打著哈欠,這樣的天氣,不用上課、不需辦公、也不用參加部活,只需要安穩的待在臥床,其實也不錯。

左眼一睜,朦朧視線悠悠瞟飛,這才意識到房間空無一人,可松岡凜的腦袋並沒想像中驚愣,直到恍然中陣陣劇疼刺的他瞇細雙眼……於是乎,換個景象他發現自己腕上牢牢固定的繃帶,那雪色繃帶像是將他環環鎖在岸上、鎖在床裡,讓他逃不開卻也去不到哪。啊呀,說起來,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在這裡的呢。

畢竟現在可是部活時間,御子柴部長雖然有點少根經卻很嚴格,若是隨意翹掉肯定不是道歉就能了事的,而松岡凜一向是社團裡的乖寶寶,永遠都是第一個到、最後一個離開,比御子柴部長還要準時,是所有社員的模範。傳言下任部長的名單松岡凜榜上有名,御子柴部長好像也特別屬意的樣子。

不過,也正是因此不眠不休的嚴格訓練,回到宿舍還要趕做業,若是碰巧遇到老師發神經的那個夜晚,他的睡眠時間立即變得更加少了。

且正是這種特殊情況,一早起,松岡凜提著包,掛著熊貓眼路過籃球場外,記得透過綠格紋織成的網絡還能瞧見彼方正跳入籃框的橘球,豈料,一顆爆走的球不禁意間飛來,球閃是閃過了,但松岡凜卻因霎時踩空從通向操場的階梯上滾落,坡度斜斜的,只見白花花的階梯在世界裡轉圈,啪搭一聲,腦袋斷訊了。

清醒時他身旁圍繞許多人,意識最清楚的是被送至保健室的時候,左腕巧不巧就扭了,還給醫生封下游泳禁令,說起碼要一到二個禮拜的休養生息……又於是,御子柴以體貼愛護社員的心,華麗麗地替松岡凜請一個月准假。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