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有時候藍巴前輩的戀愛論長得令人有點困擾呢……

我該怎麼瓣呢?

──紹巴

 

一個春日的午後,兆麻在巡視完昆沙門宅裡宅外,和平日一樣到花園亭中小憩,喃喃地看著亭頂、屋腦袋空空、不思其他,片刻,徐徐吹過的涼風帶來陣陣蘭香,鳥兒在林間嬉戲,年幼的孩童於日陽下相互追逐,玩著踩影遊戲。

閒適的氛圍有助休養生息,兆麻雖是純粹的工作狂可他並不古板,他知道恰當的休息能讓總一直緊繃的腦筋不至於彈性疲乏;身為道標的兆麻,必須使自己隨時處在絕佳狀態,以因應任何可能的突發狀況。這也是為了保護最重要的昆沙門大人該做的事情之一。

他看著草坪上的孩子們發笑。

在一年前的事件,背叛者陸巴將『面』召喚至高天原,近乎屠殺所有巴氏神器,殘忍的行徑使一些逃過生天的孩子留下不小的陰影,然而一年後的現在,時光輾轉流逝,曾經的創痕在歲月與眾人的努力下有所轉變,笑容很快充盈眾人的臉容。

文章標籤

翦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